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看到白瑶瑶拿出来的行礼箱,西容子烨内心真的有一种冲动将她的行李箱给放下,身侧的双手抓了抓,却什么也没抓到,他只能这样看着白瑶瑶一步步朝着门外走去。

  “外面还下着雨,明天再走吧”

  白瑶瑶脚步一顿,她还以为他会挽留她,说他会选择她,真的,有那么一刻,她内心真的非常期待。

  这个男人伤她的心伤的太多了。

  她不留恋也不会舍不得,只是脚步一顿,白瑶瑶继续走出了屋子,外面的雨不断的下着,在屋檐下冲刷着地面。

  西容子烨将伞打在白瑶瑶头上,白瑶瑶回头道:“谢谢你,不用了,我自己走就行。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

  “别让记者发现。”

  白瑶瑶这一句话让西容子烨止住了脚步,以前白院是私人场所,记者都不会进入,可自从他和夏木清烟定了婚期后,记者开始活跃了起来,他总觉得是有人故意找的记者,可想来想去,也不知到底是谁,他一直都猜测很可能是官员中那些反对他的元老,或者是被他压下去的那些政要官员。

  白瑶瑶也不打伞,任由雨水打在自己身上,仿佛这样整个人才能清醒一些。

  夜色深深,雨水绵绵。

  走出了白院,没走多久,她上了一辆黑色豪华低调的车,车也瞬间绝尘而去。

  而西容子烨看着白瑶瑶的背影,一点点消失在视线里,心里钝钝的有些麻木,总觉得心空了,有什么东西彻底没了。

  当他放下伞,追出去的时候,街道上什么人都没有,除了雨声,什么都没有,白瑶瑶就仿佛凭空消失一样。

  西容子烨开始大喊,“瑶瑶,瑶瑶”

  仿佛没有方向般,似乎只有这样叫出来,整颗心才会好受一些。

  最后还是西容子烨的特级保镖助力将他拉了回去。

  西容子烨坐在屋子里,看着空荡的屋子,就跟空了的心一样,觉得这里突然很压抑。

  就在他在满满理清自己内心真实感情的时候,一个电话响起来,是夏木清烟的。

  西容子烨只是接了起来,并没说话。

  夏木清烟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,“子烨,你怎么了到家了吗下雨天,我有点担心你。”

  夏木清烟柔和的声音仿佛春风般吹进了西容子烨的心里,让他钝钝麻木的心有了一点点知觉。

  “你在哪里子烨”

  半晌后,西容子烨才缓缓道:“我没事,已经到家了,别担心。”

  “我爸说,你把包落在了这里,我去送给你,现在已经坐上了车。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西容子烨不能再在白院待着了,只能回他的总统别墅里。

  而白瑶瑶坐上了车后,云碧露在后座上陪着她,什么都没说,只是紧紧握着她的手,给予力量和安慰。

  车内放着轻缓的音乐。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曲调,最近非常的火。

  歌词缓缓的流动在车内,“曾经我们初遇,懵懂的年纪,青葱的岁月,念念不忘当时光老去,你我依旧刻骨铭心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