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西容子烨拉着她的手去吃饭,也是被记者拍到了,那样恩爱甜蜜的场景再次被放到了新闻上,各大台都争相报道。

  e国的百姓也是都送上祝福,说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

  都是羡慕嫉妒,却也大多送上祝福,因为总统的专情和幸福关系到整个e国未来的发展。

  都是说有一个形象好的总统,有一个自己幸福的总统,都会带给全民幸福的,所以大家期待着。

  网上各大论坛微博更是都被刷爆了,下面全是送上赞美的评论。

  如今的白瑶瑶依然在白院,她现在能接触电视了,但是手机和上网还是被限制着。

  她看到电视上的新闻,织着毛衣的手一颤,织针将手给扎破了,看着流血疼痛的手,白瑶瑶恍然未知。

  她看着已经染血的毛衣,突然自嘲一笑,将毛衣扔到了地板上。

  虽然知道会走到这一步,但她还是天真的自我安慰,自我期待,可是新闻一次次冲击了她的承受力。

  既然他选择了夏木,要让自己走,为何迟迟不松口,为何又要这样一次次的秀恩爱,生怕她的心不够痛是吗

  这一次,白瑶瑶也是清楚的知道,自己有多爱这个男人,现在就有多恨多痛苦。

  “白小姐,这毛衣”

  “都染上了血,扔了吧”

  “这”女侍本来想说,洗一洗还可以好,这毛衣都快织好了,这么扔了太可惜。

  她虽然是皇家女侍,但也是经过专门训练,学过见过很多东西,自然明白这毛衣光这花纹针法就是独一无二,拿到市场上也是无价的。

  这么扔了,她还是舍不得,但看白小姐那样坚决的样子,她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白瑶瑶任由手指头流着血,靠在床边的躺椅上,看着外面,心沉痛又抽疼,特别特别的难过。

  其实她对西容子烨那么多年的感情,真不是说放就放的,在这里,虽然被困住不自由,她很想离开,但内心深处,她又是渴望见到他的,尤其在这里和他相处那么长,真的很难说要放下。

  她心里真的抽疼,如刀割一样,尤其看到他们两人那么甜蜜的在一起,照片拍的很清楚,她能看到他对夏木清烟很是温柔。

  那个眼神不会骗她,她看的最清楚,而那样温柔宠溺的光芒,却是她从来没见过的。

  也是在这次,她清楚的知道,西容子烨对初恋有一种很深的感情,看到夏木清烟那张脸,再看西容子烨的温柔,她就能清楚的知道。

  她有些自嘲,原来她真的什么都不是,枉费她还一直痛苦不舍。

  白瑶瑶使劲抬头,她不想让眼泪流下来,可是就是控制不住,明明曾经她那么阳光,如今却变得越来越压抑,失去自我。

  她一抹脸颊,眼泪都出来了,她竟然又不争气的哭了,她告诉自己,只哭这一次,真是的,她都恨自己,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软弱。

  而眼看这么长时间,白院还住着西容子烨的情人,夏木家族的家主开始发话施压,“子烨呀,你白院的人都散去吧,清烟是个单纯的女孩,时间长让她知道的话,她会受不了的,而且被记者发现,所做的一切就都没用了,别忘了你这个总统位置坐到现在可不容易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