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听到爷爷的声音,云碧雪立马将湿毛巾从眼睛上拿了下来,看向病床的爷爷。

  “爷爷,爷爷,你醒了怎么样,有没有不舒服”云碧雪的声音透着紧张和担心。

  她很自责也更是难过,为了找父母,竟然让爷爷累病了,是她太过粗心,也是她太贪心了,她不贪心了,真的,只要爷爷好好的,她不想别的了。

  云老爷子慢慢睁开眼睛,神情带着恍惚,看着云碧雪,喃喃道:“玉琴,玉琴承海呢”云碧雪跟她母亲是有点像,老爷子恍惚朦胧中是将云碧雪当成了她的母亲。

  云碧雪心一变,她听出来了,爷爷是在叫爸妈的名字,她眼圈一红,眼泪又掉了下来,“爷爷,是我,我是碧雪呀爷爷你好好看看。”

  老爷子听着云碧雪的声音,才缓缓回神,眼中露出空洞的神色,带着一丝失望,他真的期盼看到儿子儿媳。

  刚刚真的以为她们回来了,原来竟然是幻觉,心里说不上的空落和难过。

  谢黎墨上前握住老爷子的手,安慰道:“爷爷,我已经让谢氏成员到处寻找了,海南没有关于爸妈的记录,她们就一定活着,只要认真寻找,一定会找到的。”

  谢黎墨的声音带着坚定,让云老爷子的心稍微缓了缓。

  云老爷子醒来,云碧雪叫来医生,开始给他做各项检查,然后继续打吊瓶。

  周婶就在旁边沉默的陪伴照顾着云老爷子,也是心疼的紧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云老爷子打完吊瓶就累了,又睡了过去,待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说了几句话,云碧雪能感觉到,爷爷是想回家了。

  她跟谢黎墨商量着,爷爷这样的身体经不起折腾。

  谢黎墨便派专用医疗护送车队,将爷爷送到宁安市,而他们也跟着医疗护送车队回去。

  坐在车上,看着外面湘南小镇的风景,云碧雪有些怅然,那一日满怀希望的来,而这一日,却要心情沉重的离开。

  别了,湘南小镇,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次来这里。

  谢黎墨握住云碧雪的手,揽住她的肩膀,“我们还会回来的,到时候是带着爸妈。”

  不知为何,只要是谢黎墨说的,她都非常的信任,她将头靠在谢黎墨的肩膀上,闭着眼睛,迎着风,觉得未来会阳光明媚的。

  到了宁安市,将爷爷安排在最好的医院照顾。

  也许是这一次经历的事情,云老爷子心态也有些想开了些,他每天能见到自己的孙女碧雪,可还是想碧露,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。

  “爷爷,等你好了,我带你去看碧露,我们坐私人飞机,她看到爷爷肯定会很激动惊喜的。”

  云老爷子眼中闪过亮光,想到要去e国看碧露,心情好了许多,对于碧露这个孙女,他也觉得亏欠,一直都在国外,他也没怎么照顾。

  看着爷爷眼中的亮光,云碧雪开口道:“爷爷,还没告诉你呢,有个好消息,碧露呀,也交了男朋友。”她本来没打算告诉爷爷,但她想让爷爷开心起来,让爷爷对生活充满希望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