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沈老太一边咳嗽着,一边大笑着,她用那些证据算计了这个男人一辈子,到头来,她还是什么都不是,就连她的娘家沈家也被连根拔起,连个影都没有。

  呵,难道她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不不没错,至少她拉着这个男人陪了她那么些年。

  她也作威作福了那么些年。

  沈老太不断的咳嗽着,苍老的一双眼看着眼前的云老爷子,少女时候谁不怀春

  云老爷子年轻的时候,也是宁安市的风云人物,那样的俊朗有才,意气风发,她看着都动心了,可那时的他有了爱人,哪怕用沈家来逼云家,他也依然娶了那个女人。

  那个女人死了后,她们沈家也是暗中故意打压逼迫云家,虽然沈家没云家厉害,但沈家会联合外力,就算是云家那时候有通天的本事,也是危机重重,摇摇欲坠。

  也就是那时候,云承海十几岁的少年天才,为了云家的集团产业,开始画画,卖假画,当成古董来卖。

  他们沈家就是收集了这些证据,才逼云家就范,这个男人为了不让儿子知道,为了保护好他的好儿子,不得不跟沈家交易。

  哈哈,最后她是费尽心思嫁给了这个男人,可是他不爱她,对沈家的死活也不会管,她用那些证据威胁了这个男人好多次,可是不管用。

  没想到后来他将证据给销毁了,果然是她小瞧了这个男人。

  “哈哈,咳咳,你可真是个好父亲,可惜你的儿子早没了,没了”

  云老爷子眼中迸射出杀意,“沈桂,注意你的说辞”

  “呵,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还没忘了,哈哈我现在也是一副要入土的样子,沈家也没了,我想说又怎么了”

  谢黎墨在旁边开口道:“据我所知,云木中也并不是爷爷的儿子,他也只是你的儿子,如果动他,你觉得能如何”

  谢黎墨的一句话,就踩中了沈老太的弱点,她脸色发白发黄,眼圈都凹进去了,瞪大眼睛看着谢黎墨,带着一丝惊恐。

  她哆嗦着看着谢黎墨,再看了眼云老爷子,“你们,你们知道”

  谢黎墨慵懒的坐在旁边,双腿交叠,看着沈老太,似笑非笑,但眼中却是带着危险,在沈老太惊惧震惊的眼神中,淡冷的开口道:“我们当然知道,而且跟我我的查看,云木中是你跟沈家的一个家庭教师的孩子,而为了掩盖这件事的真相,那个人已经被你借刀杀人给杀了,我说的对吗”

  沈老太整个人开始慌乱了起来,自己拔下针管,就要往外跑,却被云碧雪一把按住,“话没说完,你哪里都不能去”

  “你们胡说胡说咳咳咳这是你们编造的”沈老太不知道,她藏的这么隐秘的事情,怎么会有人知道。

  “哈怪不得,你对木中那么不待见”

  云老爷子颓然的闭上眼睛,不再看沈老太丑陋的嘴脸,他只知道云木中不是他的儿子,却不知道事情具体的细节,此时听谢黎墨说出来,他知道肯定是真的,只是没想到,自己曾经的枕边人竟然有那样歹毒的心思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