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老爷子发话说去见沈老太,谢黎墨赶快安排好保护的人,开车带上云碧雪和云老爷子往医院赶去。

  待来到医院,找到沈老太所在的病房,云碧雪看着里面那个插着吊瓶针管的人,很难想象,这就是曾经那个飞扬跋扈,算计不断的沈老太。

  这人生病老了,原来竟然是这样,给人一种很大的冲击力。

  有医生过来,看到云老爷子,问道:“你们是病人的家属”

  云碧雪抬头看了眼谢黎墨,真的很不想当沈老太的家属,可看爷爷有些恍惚陷入回忆的样子,云碧雪只能撇嘴道:“算是家属吧”

  “如果是家属,请在这上面签个字吧”

  看到递过来的合同单,云碧雪大体看了下,竟然是医药费住院费

  她讶异的张大嘴巴,不会叫他们来,就是为了付上医药费的吧这个沈老太果然会算计,到这样了,还弄了这样一份合同。

  看着有些疑惑甚至很不乐意的云碧雪,医生解释道:“病人情况很特殊,需要输送营养液,但她最后无法付医药费,她的儿子孙女都对她不管不顾,而且杨家也对医院说过,任由她自生自灭,但作为医者责任,我们也要征求她的意见,她说她的老伴会来帮她付医药费的,您是云老爷子对吗”

  这位医生看样子是博士刚毕业,听口音是外地的,说话不卑不亢的,并没因为他们的身份而有所巴结。

  云老爷子叹了口气,还是让云碧雪给她将医药费给结算了。

  “她什么时候醒来”

  “以前醒来的次数多,如今是越来越少,一天能醒来三回算是不错的了最多也只能坚持一个小时时间,她是我负责的病人,我能感觉出来,她一直在强撑着等人,好像要说什么。”

  医生离开后,三个人就在病房里等着。

  中午还是云碧雪出去简单买了点饭,三人凑合着吃了,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沈老太才醒过来。

  当她眼神缓慢聚焦看到云老爷子时,激动的想要坐起来,嘴里念叨着什么,云碧雪也没听清楚。

  云老爷子上前扶住她,问道:“你说想见我,我来了,你的医药费也给你付了,你还有什么想法,就都说出来吧”

  沈老太平复了许久激动的心情,才缓缓开口道:“谢谢你还来看我,当年云承海他们卖假画的证据,我我”

  沈老太刚要说,云老爷子便开口道:“你不用说了,从沈家被爆出第一道负面新闻的时候,我便派死士在沈家的保险箱里找到了证据,已经销毁了”

  “哈哈咳咳怪不得怪不得,你那时候能狠下心来怪不得你后来能对我那样”

  云老爷子摇头道:“不是我狠心,你我相处那么些年,你利用那些事情逼我就范,没了那些事情后,我只是想过简单的生活罢了。”之所以那些年任由沈老太在家里胡作非为,也是因为那些证据,即使儿子没了,他也要保护好儿子,不让他的名誉受一丝的损害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