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听着周婶诚恳的话,云碧雪心里也是一阵触动,她伸出双手握住周婶的手,对她灿烂一笑:“周婶,谢谢你。”

  周婶连忙起身,对云碧雪恭敬道:“少夫人,您折煞属下了。”

  在谢氏里,她是卑微的属下,根本就承接不住少夫人的一声谢谢,就是少夫人让她死,她也必须当场解决她自己,也不会有一丝反驳。

  看着周婶紧张的样子,云碧雪有些无奈,起身将周婶拉过来,重新坐下,“周婶,你先别把我当少夫人看,我现在是以爷爷孙女的身份跟你说话,就当做家常话,聊聊天,你不要那么紧张。”

  周婶还是诚惶诚恐的在那坐着,大气也不敢出,“哎,属下明白。”

  云碧雪听着这声属下,都有些头疼起来,想了想,道:“周婶,你要是愿意,我想着给你和爷爷以后也办个老年婚礼。”

  “少夫人,说实话,我不在乎那些虚礼,只要能陪着老爷子,他身体健康,能长寿,我这心里也跟着舒坦。”周婶很小的时候,家里也有好几个妹妹,只有一个弟弟,从小当老大,就学会心疼人照顾人,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,也是习惯去付出去心疼别人了。

  待中午吃完饭,下午就有人来,将那幅画给装帧表在书房里。

  速度很快,就连云碧雪也不得不咋舌,“爷爷,你平日进书房时间少,要是想念故人了,就可以去书房看看。”

  云老爷子很是感慨,谢小子办事很心细,怪不得孙女那么快就喜欢上,两人那么快就领证呢

  “你们就别替我老爷子操心了,你们好好准备婚礼就行,到时候我可一定要去,看着孙女漂漂亮亮嫁人。”

  “好,爷爷还要等着我们敬茶呢”

  下午的时候,陪着爷爷待了一会,谢黎墨便开车带云碧雪回去,两人都没提早晨来的那个小插曲,也没说关于沈老太太的事情。

  谢黎墨将云碧雪送到现在住的家里,便去宁安市的基地,见早晨那个人。

  谢六将人提上来后,那人战战兢兢的看着谢黎墨,早知道那是谢少的车,借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拦。

  也许谢少身上冷凝的气场太强大,林二牛一下子跪在地上,“求谢少开恩,我我并不知道那辆车是谢少您的车”

  谢黎墨看着此人没骨头的跪在地上,蹙了蹙眉头,道:“你早晨说的事情是真的”

  “是,是,是,千真万确,小的在医院住院的时候,碰到的沈老太太,后来认识了她,她说给我一笔钱,让我一定要找到云老爷子让他见她一面,给了我三分之一的钱,说是事成之后,给我剩下的,小的还从没见过那么多钱,所以眼馋,拼命也要告诉云老爷子。”碰到眼前这样气息强大的人,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敢隐瞒。

  他也是识时务的,知道谢少的身份,就明白,人家轻轻一捏,他就能成粉末,钱虽然重要,但也要有命花才行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