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所以不是娶妻,是因为秦家就这么一个独苗,不会愿意让秦少爷娶妻以后免的秦少爷出事,最后让她夺了财产,所以干脆让她直接过去做情人。

  云碧雪平复了下心绪,“奶奶,我是云家下一任继承人和家主,代表的是我们云家的脸面,自然不能给人当地下情人,三天内,我会救醒爷爷的。”

  爷爷的手术时间就是控制在四天内,所以她必须在三天内将手术费凑齐。

  “你要是三天内你做不到,自己去找秦家吧!”

  沈老太太冷哼了一声,然后拄着拐杖上楼了,她也知道这个云碧雪是个倔强的人,逼急了也不好,但要是三天过去了,她做不到,到时候也别怪她亲自动手了。

  云碧雪回到三楼自己的卧室里,将整个人都扔在卧室大床上,头脑放空,一瞬间所有的疲惫似乎都散开了。

  她糅合有些疼痛的眉心,想起今日发生的事情,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那张金卡明信片,看着上面飘逸洒脱,磅礴大气的字体“谢黎墨”。

  原来他叫谢黎墨!

  云碧雪只是微微一思索便又把明信片放回口袋里,然后从保险柜里拿出一把钥匙,去了爷爷的卧房。

  将爷爷书房里的文件保险柜打开,拿出了一份资料,看着资料上的签字,她眼中流露出怀念和悲伤。

  半晌后,一滴泪滑落,云碧雪轻轻擦去,然后拿着资料离开了。

  翌日,云碧雪下楼的时候,正好看到小叔一家人在吃饭,云梦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,她看到云碧雪,立马高兴的上前,“姐姐,你回来了,我妈多做了些好吃的,你也坐下来吃吧!”

  云碧雪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云梦诗,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,然后未说一句,便往门外走。

  杨思如立马朝着二楼的沈老太太大喊,“妈,你可都看到了,这个死丫头是怎么对待我们家梦诗的,梦诗对她那么好,她却这样对待梦诗,还以为自己了不得呢,老爷子都昏迷不醒,她也不知道救,你看看她那副死样子,连点表情都没有……”

  云碧雪未搭理杨思如,也未说话,出了门从地下室开着车便去了凤华街锦绣山庄,一座历史悠久的别墅小山庄坐落在这里,触目清韵古香,这里的一景一物都能触动人的心怀。

  云碧雪看着攀爬在上的绿色藤蔓,洋溢着盎然的生机,上前触摸石壁,也不进去,就这样在外围静静的看了半天,才开车去了医院看爷爷。

  VIP套房里,云碧雪看着还昏睡中的爷爷,眼睛一酸。

  “大夫,我爷爷身体还好吗?”

  “云小姐,云老爷子这些年身体过度劳累,情况不太好,四天内若是再不动手术,会很危险。”穿着白大褂的杨医生轻叹道。

  云碧雪点了点头,为了爷爷,她或许应该做出决定了。

  下午,云碧雪一直等在苏氏大厦外,里面的前台告诉她,苏冷寒不在。

  她觉得有些讽刺,曾经她进这里就跟进自己家似的,果然物是人非,人情冷暖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