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谢黎墨最早的时候,也是优雅清贵,惜字如金,可是面对自己夫人,他才明白,女人的思维和男人不一样,有时候她们纠结的问题只是需要你给予一个肯定的答案。

  当明白后,他愿意为哄着自己夫人,改变自己,男人本就该尊重自己的妻子,心疼自己的妻子。

  云碧雪换裙子的时候,并没有避开谢黎墨,反正这段时间,谢黎墨也没少帮她换药换衣服,她也习惯了,至少在他面前换衣服,不似一开始那么害羞脸红了。

  可是云碧雪并不知道,自家谢先生还是原来的他,只不过这段时间,为了让她好好休息,伤口早点恢复,他硬是晚上抱着她,隐忍着不动。

  如今她已经大好,几乎完全没问题,在这样,谢黎墨也是会化成狼的。

  当云碧雪换到一半,裙子的拉链在后面,她对谢黎墨道:“老公,你过来帮我把后面拉上。”

  谢黎墨的眼翻涌起深沉的波浪,莲步轻动,走到云碧雪身后,并未给她拉上拉链,反而从后面一把抱住她,微微低头,在云碧雪耳边道:“夫人,我不是圣人,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。”都快一个月了,谢黎墨也忍了一个月。

 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如古琴般悠扬动人的话,心一颤一颤的,他的意思,她自然明白,想到某些场景,她脸色瞬间爆红,算了算时间,好像从那场大火后,两人就没有再行夫妻礼了。

  云碧雪脸上的红晕一点点扩散,直接红到了耳根,她有些找不到自己的声音,“黎墨老公那个,现在是早晨。”最后说起话来反而有点结巴。

  谢黎墨低头轻吻云碧雪的脖颈,“夫人,一年之计在于晨。”

  说着,谢黎墨没给云碧雪反应时间,直接一把将她压在了榻上,眼神灼灼,带着醉人的光芒,直接将云碧雪的眸光给锁住了。

  云碧雪心微微颤动着,因为许久未有过亲密,所以她还是很紧张的。

  “别怕,我会很温柔的。”

  果然如谢黎墨所说,这一次,他极尽温柔,让她一点点感受到被浓情被暖意包围,心最后被融化,也一点点变的火热,整个人如一团火,缠绕着谢黎墨。

  她的甜美只为他绽放,而他也只为她变得不知疲倦不知满足,沾染红尘七情的他,也只有她能看到。

  浓情燃烧不断,云碧雪还是承受不住太过火热的浓情,沉沉睡去,睡去前,心想,她家谢先生在这方面温柔时,也是温柔的让人招架不住。

  在云碧雪彻底好了后,准备上班前,她和谢黎墨买了些烧纸和元宝等东西,去公墓看陆妈妈。

  看着陆妈妈,云碧雪还是忍不住落泪,这是那场大火牺牲的陆妈妈,她是用了很长时间才走出来。

  一开始谢黎墨没敢告诉云碧雪,等她平静下来的时候,才告诉她的,可也让云碧雪难过了许久,所以后来,谢黎墨才想办法带她散心,才让她一点点忘记这点悲伤。

  云碧雪知道,谢黎墨会帮她为陆妈妈报仇,可是她也想自己亲自为陆妈妈做点什么,所以让谢黎墨一直等着,将那五家豪门控制好,等她完全恢复过来,再动手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