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皇逸泽将床上的被子和褥子重新铺开,整理好,打开了空调,调整了一个柔和的温度,屋子里瞬间变得温暖起来。

  他对云碧露道:“睡吧,我在这里陪你,等你睡着了,我再走。”刚刚这丫头纠结的神情,他也看在眼里,怎么会不明白。

  云碧露心里一阵感动,一直都觉得在这场追逐的感情中,她付出的多,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也可以对自己这样好。

  她感动的鼻子都有些酸。

  开着灯,身边还有她,在皇逸泽的安抚下,她躺下,开始要睡觉,一会后,从被子里伸出手来,握住皇逸泽的手,觉得他的手特别温暖有安全感,这是任何人都不能给她的感觉。

  十多年了,这么大了,从她父母离去后,都是她一个人扛过所有这样的天气,今日,却觉得无比安心。

  半晌后,她还是睡不着,看了看凌晨两点的时间,云碧露将被子掀开一角,对皇逸泽道:“你陪我一起睡吧,不过我们什么都不能做。”

  皇逸泽眸光一转,“你睡吧,我看着你就行。”

  “你不上来睡,我睡不着。”

  最后,皇逸泽还是上了床,和云碧露盖着一个被子。

  从他进了被窝后,云碧露便主动抱起他来,将头靠在他的胳膊上,不知为何,她就是这样信任他。

  不一会,云碧露还真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皇逸泽叹了口气,这丫头还真是说睡就睡,但是他一整夜抱着云碧露,却怎么也睡不着。

  总统白院

  最近几天,白瑶瑶平和宁静了许多,不再闹着一定要离开,在西容子烨有时间来的时候,两人也不再那么针锋相对。

  白瑶瑶内心知道,自己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太长,过不了多久,她就可以离开,她相信,迫于压力,最后西容子烨会放她离开的。

  要离开这个男人,说实话,白瑶瑶心里其实是不舍的,但她知道,在这里,如金笼一般,没有自由,只会耗尽她对他的情意。

  虽然这个男人有各种不好,但她曾经也那样疯狂的爱过,那时年少不懂爱,以为只要付出只要得到就好。

  如今想来,其实保留心中那一份美好,让她带着对他的回忆,和西容子烨相忘于江湖也是好的。

  今日中午,西容子烨没来吃饭,白瑶瑶反而有时间做点别的事情,她让人买了毛线毛针,按照西容子烨的尺寸开始织毛衣。

  虽然他现在是总统,要什么没有,可她想在离开前,至少做点什么,哪怕给他织个毛衣,让他冬日能保暖。

  记得,以前上学的时候,那会他是贫困生,一年就那么两三件衣服换着穿,她给他买衣服,他不喜欢,她便学着织毛衣,虽然那会他不喜欢她,但她亲手织的毛衣,他是穿的。

  下午的时候,西容子烨来到白院,就看到阳光下,白瑶瑶正在恬静的织毛衣,最近她不吵着要离开,反而很安静听话,这才让他不安,总觉得她仿佛如光如风,有种要消失的感觉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