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听着云碧露的话,皇逸泽眼眸眯起一个弧度,“我平日不温柔”

  “不不,挺温柔的。”

  晚上吃饭的时候,皇逸泽问云碧露,是不是在陌生的地方,很没有安全感。

  云碧露摇头,“没有呀,我知道这是你的地方,还是很安全的。”只不过他要是不在别墅里,她可能觉得心里很空荡。

  皇逸泽其实并不需要云碧露的答案,他心里明白就行了。

  这一天晚上,半夜的时候,天空开始打雷下雨。

  皇逸泽半夜醒来的时候,感受窗户缝隙中吹进来的狂风,带着湿气,扑面而来。

  而且透过窗户往外看,电闪雷鸣不断。

  将窗户关好,皇逸泽不禁想起云碧露,她的房间还没有关窗户,不由的担心起来。

  皇逸泽打开灯,朝着二楼走去,敲了敲云碧露卧室的门,没任何反应,皇逸泽心里一跳,这是一种全新的感觉,是一种无法忽视的担忧。

  他一下子打开门,就看到窗户外面吹进狂湿的风,而云碧露就那样紧紧的抱着被子,坐在床上,她的眼神有些恍惚。

  屋子里充斥着狂冷的风和湿气,皇逸泽看着这样的云碧露,心一下子泛起柔软,他上前坐在云碧露旁边。

  “怎么了”

  顺便将灯给打开了。

  云碧露看到皇逸泽的瞬间,一把将他抱住,将头靠在他怀里,什么也不说,但身子有些抖动。

 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如惊醒的小鹿,手有些笨拙,不知如何安慰,实在是从来没安慰过姑娘,不知该说什么,也不知该做什么。

  “你到底怎么了”着急的同时,皇逸泽的语气也有些重。

  “皇逸泽,你凶我,我不要在这里待着了。”

  皇逸泽一把将云碧露拉回来,“你怎么了我没有凶你。”他想说,我在担心你,可担心你的话,怎么都说不出来。

  在他的概念里,男人怎么能把这些话挂在嘴边,一切的情感一切的关心都是用做的,不用说的。

  那种油嘴滑舌,只会甜言蜜语不会做的男人,他也欣赏不了。

  其实看到皇逸泽了,云碧露心里就有安全感,其实她和姐姐都有些怕黑乎乎的屋子,打雷下雨,因为小的时候,那年她们姐妹的父母不见的时候,也是这样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。

  平日在宿舍,人多,很热闹,她不会被惊醒,可现在在这样大的陌生地方,她心里还是胆怯的。

  云碧露说不出口,但皇逸泽也有些明白,这样的天气,女孩很容易害怕,他起身要将窗户关上。

  却被云碧露一把抓住了衣袖,“你别走。”

  皇逸泽回头安抚的拍了拍云碧露的手,“好,我不走,我去关上窗户。”他在低头的时候,都能看到云碧露眼中脆弱的光芒。

  这丫头平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原来也会害怕这样的天气。

  看着脆弱的她,真是让他无奈,心里更是泛起柔软不可思议的感觉。

  待关上窗户,屋子里就安静多了,云碧露心慢慢平静下来,看着皇逸泽,突然觉得气氛很微妙。

  她不知道如何开口,让他离开这个房间,还是让他继续待着

  云碧露脑子有些当机,此时真不知该做何种反应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