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露点了下头,有些心不在焉的吃完饭,皇逸泽看着她还一直没回过神来的架势,将桌子收拾了,碗筷刷了后,照顾她吃上药,敷好药,嘱咐了几句,然后回学校了。

  云碧露从皇逸泽离开后,才蓦然一下子跳起来,赶快来到卧房,将门关好,从里面锁上,她才捂着心口,不断的喘息。

  她嘴边念叨道:“刚刚真是太刺激了,啊啊碧露,刚刚一定不是你,一定是你在做梦,哎呀,脑子都抽了,丢死人了”

  云碧露绕着床边不断的走着转着,不时的捶打一下自己的头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,丢人丢大了,她刚刚竟然主动了,主动了。

  这在皇逸泽的眼里,会不会看成她主动诱惑刚刚差一点,真的就是干柴烈火呀

  云碧露想着想着,最后一下子趴在了床上,捂着被子想着,刚刚是怎么个情形。

  一想,小心脏就开始受不了,心跳加速,她的皇逸泽还有那样霸道的一面,好霸气好狂猛,她好喜欢。

  没想到看起来如仙人般幽冷的皇逸泽,还有这样火热的一面,闷骚,对,就是宿舍姐妹说的闷骚。

  云碧露抱着被子,来回在大床上滚着,自己小开心的笑着。

  太喜欢了,真是喜欢的不要不要的。

  刚刚他竟然那样爱惜自己,没碰她,以后一定是个好男人。

  哎呀,她现在才十九岁,不行,一定要等几年才可以那样。

  她突然想到下午他就回来了,同一个屋檐下,她现在最信任他了,可她担心的是自己。

  “哎,我要是把持不住呢”

  纠结了许久,云碧露无聊的又沉沉睡了过去。

  下午皇逸泽回来的时候,云碧露还在睡觉,佣人也没敢打扰。

  “回少主的话,云姑娘自从您走后,进了房间,就再也没出来过,关着门也没说话,我们都不敢打扰.。”

  听着自己属下的话,皇逸泽抬头看了看二楼卧室的方向,对佣人摆了摆手道:“你们先下去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他们私下里还是习惯称呼皇少为少主,他是他们的少主,在黑龙党内,还是沿袭这一份至尊传统。

  待人都退下后,皇逸泽将外套脱下,这才缓步上了楼梯,来到卧室门外,静静的站了会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  因为从小的身份,他经过各种锻炼训练,听觉也比常人灵敏些,自然能听出来,屋子里有人睡着了。

  皇逸泽思忖了一会,抬起手腕,看了看时间,眼看烨快吃晚饭了,她今天中午也都没吃饭。

  不能让她再睡了。

  想着,皇逸泽轻轻转动门把手,轻轻的打开门,走了进去。

  云碧露正蜷缩着躺着,整个人缩成了一个很小的小猫,被子散落在了地上。

  皇逸泽的眉心微不可查的一蹙起,眼中闪过一道沉郁的光芒,他轻轻坐在床边,就这样看着云碧露。

  这丫头睡觉,蜷缩成一团,蹙着没,这么没安全感吗

  他就这样静静的坐着,看着她,半晌后,才忍不住想触碰一下她的头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