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露姿势很是潇洒无所谓,眼看她就要走出厅堂,夏木清烟立马开口道:“云小姐,请留步。”

  云碧露听到这句话,内心一笑,转头蹙眉道:“夏木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吗”

  夏木清烟请云碧雪重新坐下,然后开始谈条件,只是让她施压很难。

  “我很爱子烨,不想为难他,再说男人在外面只是玩玩罢了。”

  云碧露嗤之以鼻,“在外面玩玩夏木小姐心里真这么想,多少玩玩最后成真的况且夏木家族的人可是施压,你不必出面,不也很好”

  “容我想想。”

  云碧露望着窗外道:“总统阁下似乎很痴情,要是在外面有了孩子也不好说呀”

  夏木清烟一咬牙,“好,我让我的父亲出面,那个女人叫什么做什么的,我也不过问,只是希望她能离开e国,越远越好。”

  “当然,我作为她的雇主,也是要让她离开的很远。”云碧露是不会透露太多消息给夏木清烟的。

  夏木清烟一看也是有手段的,只不过在大家族被保护的太好,有些不懂男人,也有些不懂世事,而她和姐姐从小在磨难中成长,经历的多,感触了解的也多,所以才能压得住这位大家族小姐。

  从咖啡厅里出来,云碧露就坐上了皇逸泽的车离开了。

  在车上,云碧露兴奋的绘声绘色描述,“这个夏木小姐故作单纯,一开始还差点被她外表骗了,不过她面部表情太僵硬,有点假。”

  皇逸泽一边开车,一边听着,看到云碧露迷惑不解的神情,开口道:“现在的大家族之人也不乏整容的。”

  云碧露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整容的,怪不得好假,总统还真被她忽悠了。”

  “我查过西容子烨的资料,虽然都被粉饰了,但依然有蛛丝马迹,他曾有过初恋,但是初恋后来嫁给了别人,夏木清烟很可能知道这一段,所以整的有可能跟西容子烨的初恋有点像,很多人对于得不到的有一种偏执的怀念,也许西容子烨知道夏木清烟整过,但是他宁愿保有这份虚假,也不愿意打破。”

  云碧露听着还蛮有道理的,她眼眸亮晶晶的看着皇逸泽,“皇逸泽,你是不是也是也是其中这一类人,得不到觉得好”

  皇逸泽偏头看过来,看到云碧露眼中贼亮的光芒,脸色一敛道:“乱想什么,世人分很多种,你觉得得不到会怀念吗”

  “不会,我只会珍惜眼前的。”她和姐姐从小经历那么多,自然知道要珍惜身边的人,至于过去的和不存在的,怀念没有用。

  “男女一样。”

  云碧露一想,一只小手指放在嘴边,难道皇逸泽的意思是,他也珍惜眼前的,也就是说皇逸泽珍惜她

  想着,云碧露心里就特别开心,低着头笑着。

 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低头傻笑的样子,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些,也没打趣她。

  车内打开广播,就是关于总统西容子烨的,又是去哪慰问,去哪走访的新闻。

  云碧露气的换台,却被皇逸泽一手给按住了,他压低头,在云碧露耳边道:“知己知彼百战百胜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