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听杨梅汇报着这段时间的事情,满意的点了点头,杨梅的办事效率她还算放心。

  “大小姐,你让给云木中找的人,已经选好了,一共三个,这是资料,请大小姐过目。”杨梅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云碧雪。

  云碧雪看着手中三人的资料,几乎连着三人二十多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包罗在内,弱点也一目了然。

  “嗯,很好,让三人各凭本事爬上我小叔的床,要是能气着杨思如,自然还有奖励。”想到杨思如,云碧雪眼眸危险的眯起,这才是刚刚开始,杨思如以后就等着慢慢品尝这些痛苦滋味吧。

  “沈家的采矿基地最近有什么新的进展?”谢黎墨给自己沈家的那份资料,她自然会好好利用起来。

  “沈家的矿业挂着的是贾家的名义,贾家是外来户,也是暴发户,矿难出了几条人命,也都被贾家用钱压了下去。”

  “嗯,再隐秘的关系,都会被扒拉出来,你找那几个矿难家属,让她们签协议,引导她们将事情闹起来,越大越好,再把沈家和贾家的关系捅出去,让沈家无暇分身,先停了老妖婆一个得力后台。”云碧雪冷静的吩咐,眼中闪着的是冰冷的光芒。

  刘叔有些纳闷“大小姐,为何不直接断了沈老太太的左臂右膀。”

  “一下子断了多没意思,你不觉得看她们为此辗转反侧,为此机关算尽还是蛮有意思的。”她怎么会给老妖婆一个痛快,沈家要她的命,她怎么会就此放过,好戏还在后面等着她们。

  刘叔有些欣慰,大小姐终于长大了,比他这个老人考虑周到。

  云碧雪敲着桌子,一身高贵凌厉的气势尽显,仿佛展翅欲飞的凤凰,指点间决定人的生死。

  “大小姐,沈家的主业不是矿业,是金融银行!”

  “银行呀……”云碧雪似喃喃低语,听不出声音中的喜怒。

  她思索了一会,漫不经心道:“你们说,若是我们逼着沈家不得不私自调动金融银行的钱,到时候金融银行在百姓中的信用是不是打折扣。”云碧雪只是一说,点到为止,刘叔和杨梅心中惊异,还是大小姐有办法。

  将事情都交代清楚后,云碧雪去了医院看爷爷,晚上才回家。

  一连几天,相安无事,爷爷也醒了,云碧雪靠在云老爷子的床边,陪爷爷说着话,谢黎墨也买了些东西去看。

  “爷爷,他就是我跟你说的谢黎墨,我们领证了。”云碧雪觉得如今说出来,仿佛理所当然。

  “爷爷都知道了,黎墨是个好孩子,你们要好好相处,夫妻间要相互理解相互体谅,更重要的是相互信任。”他老了,但眼睛不花,以前就说自己孙女值得更好的。

  “爷爷。”

  “哎哎……好小子!”云老爷子高兴,气色也好了很多。

  云碧雪有些纳闷,怎么感觉爷爷和谢黎墨早就见过面了?也不知道谢黎墨是怎么说服爷爷的,爷爷竟然也不过问前因后果。

  这一天,苗子芙正颤着安夜轩去吃饭,迎面却来了一个有点醉意的男人,“芙花,是你,竟然真的是你……“男子有些激动的就上前拽苗子芙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