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看着被自己打晕过去的谢黎墨,谢六舒了一口气,刚刚要做这个动作的时候,他心里还很紧张很不安。

  谢少那是谁权倾天下的人,他的能力和感知气息最强的,所以他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。

  之所以能成功,也是谢少将心思都放在了少夫人身上,再加上谢少长久的疲惫和体力透支总之,他真的很庆幸,他宁愿谢少醒来惩罚他,也不想谢少这样强撑着自己。

  他们这些当属下的,看着真的特别特别难受,看到谢少这样痛苦的样子,他们恨不能替谢少承担。

  他对谢黎墨恭敬的行了个弯腰礼,然后上前拉住谢黎墨道:“谢少,得罪了,只能这样才让您休息,您醒来想怎么惩罚属下都行。”

  说着,他把谢少抬到了床上,和云碧雪在一起。

  这样也不算违背谢少的初衷,无论两人哪个先醒来,都会看到对方。

  而他也下去吩咐厨房,每隔一个小时做一次饭,确保谢少和云碧雪醒来,都能吃到热饭。

  云碧雪沉沉的睡了过去,睡梦中梦到了很多景象,有小时候的,有大学时的,也有毕业后的

  很多很多,有的欢乐有的甜蜜,也有的悲伤痛苦她梦中很不安,眼前全是大火,火焰熊熊,她眉心蹙的也很紧。

  可是她仿佛感觉到身边有一处暖源,很安全很温暖,她不断的往暖源上靠,只觉得靠近了,疼痛也不在了,火源也消失了,她梦到了谢黎墨,他们在花海中徜徉。

  她还梦到了很多甜蜜的场景,最后还有婚礼梦着梦着,她嘴角也扬起了甜蜜的弧度。

  也许因为谢黎墨心中始终挂着云碧雪,始终担心,所以即使是谢六将他打晕,让他睡了过去,他也是浅眠,六个多小时后,谢黎墨再次醒来。

  他看着身边还好好的夫人,松了口气。

  整个人也确实恢复了一些精神,不似之前那么憔悴悲沉。

  他走出卧室,看着外面守护的人,冷声道:“谢六呢”

  “回谢少的话,谢六他说要亲自盯着那几家豪门,亲自安排下面的人处理,要不不放心。”

  谢黎墨周身寒气散发,“还有呢还说过什么”

  几个人不明白怎么回事,但看谢少暗沉的气焰,心想难道谢六做了什么还是犯了什么错“回谢少的话,谢六说,少夫人醒来的时候,看到您崭新的一面,您会”

  “会怎样”谢黎墨笑的优雅清贵,但这些属下们却觉得谢少这样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“说您会觉得他做的是对的。”

  谢黎墨眸光动了动,“等他回来,第一时间来见我。”至少在提到云碧雪的时候,他心中的怒火就去了一大半。

  他走回去,去洗手间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确实很颓然,胡子也长了出来,即使是这样,但在所有人眼中,他都是那样清贵倾城的,但谢黎墨不满意,他觉得应该用最好的样子面对自己夫人。

  他不敢浪费太多时间,想着云碧雪醒来,一定要第一眼看到他,他不想让她眼中露出失落的光芒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