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护士小心的看着苏少,看到他脸上冷硬的神色,问道:“苏少,不过去看看阻止吗”

  苏冷寒薄唇一勾,“我也阻止不了她。”是的,他已经不知还能怎么对孟心妍,只觉得仁至义尽了,连最初相遇的美好也一并不愿意回忆了。

  最后孟心妍又被医院打了镇定剂,让她睡过去了,才消停了。

  医院本来是安静的地方,因为孟心妍的存在,经常热闹不断,大家都盼着她快点坐月子结束,或者是早点被搬走。

  安夜轩就在t大,正打算离开,本来都定好了飞机票,但是这几天,整个宁安市戒严,森寒无比,任何人都无法出入,哪怕他拿出天京城安家的身份,也无法回天京城。

  只是他听说云碧雪出事后,心跳了一下,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,但一想到楚菲儿的事情,安夜轩就将这种情绪跟压下去了,强逼着自己讨厌云碧雪,恨云碧雪。

  很多时候,安也轩并不知道,他一直都在给自己催眠,一直都在不断告诉自己,云碧雪心肠狠毒,是她害的楚菲儿。

  哪怕那天苗子芙那样说,他也是不相信的。

  可以说,楚菲儿是很了解安夜轩的,用一场大火遁走,让她自己逝去,只有这样,对安夜轩的刺激才是最大的,这样的安夜轩才是最具杀伤力最狠的。

  种种迹象都表明,楚菲儿其实也是把安夜轩当成了一把剑,她手中的剑。

  若是她还活着,就算是说再多对云碧雪不好的话,就算是再引导,安夜轩对云碧雪都狠不下心,都会用一种博大宽容的心态对她。

  除了不痛不痒的质问几句云碧雪,在大学时,安夜轩并没对云碧雪有任何伤害,所以楚菲儿的最后一剂药,就是火中逝去,所以才彻底的让安夜轩愤怒了,这才对云家出手,让云碧雪走投无路。

  可是楚菲儿做梦也想不到,她所做的一切只是让云碧雪暂时难过,最后反而促成了云碧雪和谢黎墨,云碧雪现在过的很幸福。

  暗中的楚菲儿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。

  安夜轩对身边的人道:“这个云碧雪做了恶事,才会有这样的结果。”

  “安少,云碧雪在宁安市民众间的口碑很好,好像没做什么坏事吧”

  “难道恶人要将心思写在脸上别被她表面给骗了。”安夜轩仿佛说给身边的人听,也仿佛说给自己听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安夜轩心里想,云碧雪最好就这么消失,这次都没用他动手,这样他也能跟死去的楚菲儿交代了。

  某别墅里

  云碧雪在私人医生靠近的时候,故意找话题说话,但她要给她测身体的时候,云碧雪瞬间出手,一把捂住她的嘴,另一只手握住医生的手臂,双脚也从被子里横踢而出

  一个手劈姿势,她将这个私人医生给打倒了,费力将她拖拽在床上,将她的医生服拔下来自己穿上,然后给这个医生穿上自己的衣服。

  云碧雪咬着唇瓣,让自己努力保持冷静,快速的做好一切,深呼吸一下,提着医药箱装作医生开始往外走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