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不为所动,将筷子放在一边,就开始用手去扯他嘴角。

  谢黎墨将云碧雪的手拉下来,轻笑出声,“真拿你没办法”如古琴般悠扬的声音中透着无奈和宠溺。

  云碧雪将头靠在谢黎墨的怀里,轻轻道:“笑了就是开心了,可不许再板着脸。”虽然她家谢先生不笑的时候也高贵如仙,可她还是喜欢身上布满暖意的他。

  谢黎墨轻柔的捏了捏云碧雪的脸,“什么时候对你板着脸过”

  云碧雪想了想,貌似她家谢先生都是对她很温柔很照顾的,当然她有时候犯错,就是不小心让自己受伤或者处于危险中,他就会很生气。

  也就那次爆炸他是真的怒了,所以她知道她家谢先生是有脾气的,她必须要照顾好自己。

  “是没有,不过你今晚吃饭少,所以我知道你心情不好。”

  谢黎墨低头的吻了吻云碧雪的唇瓣,带着怜爱宠溺和心疼,一吻毕,他道:“我多吃点,你也好好吃饭。”他的夫人平日对他就心细如尘,他能看出来今晚做的菜都是他爱吃的。

  所以他一直都知道她的好,面对这样的她,他也想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呈现在她面前,也是在一直的相处中,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,刻在了心里。

  吃完饭,洗漱完了,谢黎墨本要抱着云碧雪睡觉,却接到了电话,是谢六发来的紧急消息,魔修越狱了。

  谢黎墨神色一变,脸上都带上了冰霜。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脸色不好,起床下地,来到谢黎墨身旁,“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”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赤脚站在地上,他一把将她打起横抱,放在床上,“地上凉,你先好好睡觉,有点事情,我去处理下就回来,乖。”说着,谢黎墨给云碧雪将被子掖好。

  “我想陪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不行,你要睡觉,不是说照顾好自己,就是替我分担了吗”

  自己匆忙穿上衣服,就离开了。

  云碧雪虽然有些担心,但最近确实有些累着了,虽然看着书等着谢黎墨,但一个多小时后,云碧雪就歪着头靠在床边睡着了。

  谢黎墨去了监狱,看了下现场,神色幽冷冰寒。

  谢六禀报道:“谢少,经过属下观察,这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越狱的,定是有人接应指引,而且内部也有可疑之人,这些都是可疑的人,送饭送水,打扫街道卫生的这个人一直都在方圆百米内打扫卫生,属下怀疑他是在观察这个是”

  谢黎墨看着夜色,冷厉的下令:“暗中审问,不要惊动任何人,还有通知宁安市的谢氏成员,出动搜捕魔修,给政要部门还有街道混混帮下令,封锁关卡,任何人和车辆不得出入,严密排查”

  一连串的下令,谢六连忙去安排。

 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,因为魔修越狱,整个宁安市全部力量开始出动,宁安市的夜处于热闹而又混乱中。

  无人知道,这一夜其实也是宁安市历史的转折点,风雨欲来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