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的话,牙齿咬着筷子,若有所思,她不得不承认,在很多事情上,男的思维总会比女的开阔很多。

  对待事情方面,她会多想,容易忧思,可是在谢黎墨眼中,很多事情都没那么复杂,他永远都是这样淡定从容的心态,她每次跟他说说,听他开导,心情总会好很多。

  “话虽然是这么说,可他毕竟就是黑龙党的少主,即使我们把他当成碧露的男朋友来对待,别人未必”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蹙眉纠结的样子,真的很想将她脑袋掰开来看看,里面到底装了什么,“夫人,凡事要往好的方面去想,你这是钻牛角尖了。”

  说着,谢黎墨将云碧雪手里的筷子抽了出来,道:“别用牙咬筷子。”

  云碧雪都没注意,自己刚刚沉思想事情,夹菜吃着的时候,动作就会停滞,“我真钻牛角尖了吗”

  谢黎墨点头,“你确实是钻牛角尖了,是不是最近累了要不找个时间带你出去转转,现在虽然是夏末,但中午还是很热,所以可以选个下午的时间。”

  他想着,虽然是简单的婚礼,但相对宁安市来说,也算是大操大办了,很多事情虽然他会安排下面去做,但更多的细节都要云碧雪拿意见,毕竟婚礼是想按照她的心意来办,务必是她喜欢的。

  所以她也会很费脑子。

  谢黎墨心中轻叹,是他忽略了,以后慢慢来,不能让她太累。

  “累不着的,你不要这么紧张我,我现在每天都很开心。”

  “嗯,碧露的事情交给我来,虽然皇逸泽的身份在那,但在宁安市知道他的人也少之又少,若是他来,我们的婚礼就不允许记者现场直播,请来的导演录像师,也是我谢氏内部的,这样该拍什么人,不该拍什么人,他都清楚,不会出错,就算是宁安市的记者,也是我们信任的那两家。”

  听着谢黎墨这样安排,云碧雪也放心了,但想到谢黎墨就职演说那一次的危险,她脸上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,“老公,那天安全方便也要有保障,我打算安排云家的死士出来。”

  提起安全方面,谢黎墨绝艳的眼中光芒一闪而逝,他轻声道:“光云家的死士并不行,我会抽调几百个谢氏暗卫出来。”

  说完后,谢黎墨突然轻敲了下云碧雪的头,“又想这么多了,说过不要操心这么多,只等着做你的新娘,怎么还是不听话。”

  云碧雪捂着头,“想帮你分担的。”其实虽然是敲了一下,谢黎墨也是用的很轻很柔的力道,云碧雪心里很明白,自家谢先生才舍不得用力。

  “你呀,只要照顾好自己,就是替我分担了,懂吗”谢黎墨指着云碧雪的手臂,心疼的说着。

  云碧雪看到自己包好的手臂,其实她现在觉得不疼了,谢黎墨给她擦伤的那个外敷的药,凉凉爽爽的很舒服,“没事的,你看看。”

  “上次油溅到手上也说没事,这次还是”

  云碧雪立马靠坐到谢黎墨身边,看着谢黎墨道:“老公,笑一笑,别这么严肃,你笑一笑,我心情就好了,就不多想了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