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焦急的样子,柔和的神色一敛,带着微微的冷凝,如果他不是黑龙党的少主,他可以很动用自己的力量将那个女人带出来。

  但是他的身份决定了很多事情一旦要做,就要牵扯政治,e国新任总统西容子烨是个手腕很强的人,他刚上任时,受控欧老元帅,无法真正掌权。

  正好欧老元帅有一次在国际会议上发表言论,对黑龙党不敬,其实这本不算什么,对黑龙党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,毕竟很多国际上的人都对黑龙党又怕又畏,说话难听的也有。

  但西容子烨是个不简单的人,为了对付欧老元帅,就借用了他那次说话的漏洞,拿来跟黑龙党谈话。

  双方合作,也算是互赢,黑龙党可以威慑住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人,从那之后,各国势力对黑龙党更加的忌惮惧怕。

  而西容子烨也成功取缔了欧老元帅的权利,还让欧老元帅说不出一个不字,一箭双雕,不费吹灰之力将军权夺了去,还赢得民心。

  毕竟欧老元帅让黑龙党对e国施压,百姓开始人心惶惶,所有的不满都转移到了欧老元帅身上,这时候西容子烨下令撤了欧老元帅的所有权利,从而平息黑龙党的震怒,e国的压力也消除了,百姓自然高兴。

  这其中的最大获利者就是西容子烨。

  所以这个人并不简单,要从他那个金笼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带出来,更没那么容易。

  而且根据消息网的探查,白院内层布置了上千的特训守卫员,大门外也有上千特种军巡逻,可以说是铜墙铁壁。

  这其中的复杂,他不会对云碧露说,要不这丫头会更加担心着急,说不定还睡不好。

  但是她想做的事情,即使再不好做,他也会帮她达成所愿。

 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沉默不说话的样子,心里一沉,“是不是很难要不不行,我找姐夫帮忙看看。”

  皇逸泽一把拉住她焦急要离开的身子,“别冲动,你姐和你姐夫就要办婚宴,你难道想让他们这时候操心别的事情”

  云碧露一拍自己脑袋,“是呀,我怎么能这么迷糊,可是要不怎么做”

  皇逸泽从容的道:“还有一个办法,可以做到。”

  云碧露一把抓住皇逸泽的手,眼中光芒闪烁,“皇逸泽,就知道你最厉害了,快说,是什么办法,我能帮上什么忙”

  “别着急,确实需要你帮忙,你想,白院戒备森严,就算是将人带出来,以西容子烨的身份,也可以发动全国力量找人,就算是在国际上,他也有自己的一套力量体系,难道你想带着你的白姐到处躲藏”

  云碧露皱着眉头,“那能怎么办不能不管白姐,都怪那个西容子烨,周围的女同学们还那么喜欢他崇拜他,就是长得酷嘛,有自己未婚妻了,还非要困住白姐,他这不是折磨白姐吗真是可恨”

  “所以我们要做的是让西容子烨迫于压力亲自放人。”

  云碧露睁大眼睛,撇了撇嘴道:“怎么可能,要能放人,那天白姐也不会那么着急憔悴了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