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皇逸泽淡薄的唇瓣抿起微扬的弧度,看着云碧露道:“你希望我帮忙,跟你一起参加”

  “当然了,你是我男朋友,以后就是我姐的妹夫,一家人肯定要参加的。”在云碧露的心里,认准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,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,她才不会耍流氓。

  听着云碧露认真不假思索的回答,皇逸泽精致的眼眸中闪过琉璃醉人的亮光,周身也带上了春风般的气息。

  他一锤定音道:“好,我陪你回宁安市,需要准备什么,我也帮忙来准备。”

  云碧露激动的一下子跳起来,“欧耶,皇逸泽,就知道你最好最好了。”

  看着云碧露如此欢快的样子,皇逸泽冷硬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温柔,眼中放出迷人心魄的神采,一切都很淡,若不仔细观察,是不会知道他心情的愉悦。

  就在云碧露高兴的时候,响起了一个略带酸气的声音,“在教室外大声喧哗”

  云碧露回头一看,竟然是丁麦麦,她一手挽着皇逸泽的胳膊,一手掏着耳朵,故作疑惑的道:“呀,真巧呀,是丁麦麦,你上次还说什么来着奥,说我家泽泽是你的,对吗”

  听到从云碧露嘴里说出泽泽两个字,皇逸泽身体一僵,但看她神色自然从容的样子,知道她是故意说给别人听,便也没说什么。

  丁麦麦看着云碧露挽着皇逸泽的胳膊,眼睛都快凸出来了,恨不能将那盯个洞,尤其听云碧露这样调侃她。

  丁麦麦更是气愤不已,本想反驳,可再看皇逸泽看向云碧露时,那清浅柔和的表情,她直接受打击了。

  头嗡嗡的响,她从来没见过皇逸泽对谁露出这样的表情,他从来都是很冷很冷的,从来都没表情的。

  可是现在他冷硬的神色中带着春风和煦般的气息,她知道,这是不属于任何人的,只是属于云碧露。

  她不知道云碧露哪里好,哪里比得上她,为什么,为什么。

  “哎呀,泽泽,你看,又一个喜欢你的,怎么办你是我的,不想让别人夺去。”

  皇逸泽不说话,这丫头爱玩,他不参与,其实他不会承认,还是很喜欢这种被她霸道在乎的感觉。

  云碧露看皇逸泽不配合,用手轻轻掐了下他的胳膊,低声道:“快配合我,配合我,要不不理你”

  看着云碧露如此着急,皇逸泽收敛了一下情绪,淡冷的看了眼丁麦麦,冷漠如冰川,疏离的让人根本靠近不了。

  只是一个眼神,丁麦麦就无所遁形,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,赶忙匆匆朝楼梯走去了。

  “哇,眼神的杀伤力呀”

  她还想起丁麦麦说的那个什么女的,开学送皇逸泽的那个女的,丁麦麦说她很漂亮,她有些想问,可转念一想,皇逸泽如今是她男朋友就行了,她去想那些做什么。

  待云碧露拉着皇逸泽下了楼,来到空地上时,她才焦急的问起来,“白姐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我好着急,能不能带她出来”她并不知道皇逸泽黑龙党少主的身份,也不知道从总统白院将人带出来有多复杂,所以只觉得时间很长,有些担心白瑶瑶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