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九开车将云碧雪送回了住处,而谢十便是继续等在外面。

  中午吃饭的时候,谢黎墨也回了家,看到躺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的人,倒了杯热水,然后坐在沙发边上看着云碧雪,轻声道:“怎么,生气了?”

  云碧雪将头扭在一边,虽然他是帮了她,可她心中的怒火没有完全发泄出来,自然心情不好。

  看着她咬着唇瓣隐忍的样子,谢黎墨也不忍心责备她,将水杯放在桌子上,摸了摸她的头发,轻叹:“你呀,遇到事情就不会仔细想想,难道只能用蛮力解决?”

  云碧雪只是低着头,靠在沙发上,整个人透着一股孤寂和冷清,在这个世界上,爷爷和妹妹是她心中仅有的亲人了,她把妹妹送到了国外,远离是非,可爷爷……

  云碧雪的眼帘垂着遮住了所有的情绪,谢黎墨也只是静静的陪着,似乎待云碧雪情绪平静后,才缓缓开口道:“你爷爷的身体你别担心,只不过人老了,可能有些折腾不起。

  你要是不想让你爷爷担心,就不该让自己处于危险中,你难道不知道你刚刚有多么危险吗?”

  云碧雪这才抬头看向谢黎墨,眼中有些通红,“黎墨,我仅剩的东西不多,可我想守护好,但怎么都守护不好……

 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我只想告诉他们,我不是好欺负的,她们别想再打我爷爷的主意!

  而且爷爷受刺激,肯定是听到我出事的消息了,也不知道云梦诗和杨思如跟爷爷说什么了,让爷爷当场心脏病突发。”

  这么多年,她习惯了所有事情一个人承受着,一个人静静的去想去做去忍受,如今谢黎墨守在身边,心中很暖却也不真实,但至少或许有了可以说话的人。

  看着这样的云碧雪,和平日笑意清浅的她完全不一样,目光透着一丝怜爱。

  他将她拥在怀里轻轻安慰道:“以后我也是你的家人。”

  或许她以前吃了很多年的苦,他能感觉到云碧雪遇到事情习惯一个人扛着。

  云碧雪纤细的手轻轻扯住谢黎墨的衣摆,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闭上眼睛,闷声道:“我不会放过所有害爷爷的人。”

  “嗯,你做什么我都支持,只不过首先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,遇到情况先用智慧解决,还有夫人,你以后要学会依赖自己的丈夫。”谢黎墨有些笨拙而自然的拍打着云碧雪的后背,似乎如安慰一个孩子般。

  云碧雪有些恍惚,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,那会爸爸妈妈都在,有时候爸爸回来也会这样抱着她,拍打着哄她睡觉。

  想起这些,嘴角不由的一弯,“谢先生,我以后或许会变成别人眼中的恶人,你会后悔吗?”

  “夫人心肠硬点,我才能放心,从夫人像我求婚那天起,你家谢先生就说过让你相信我,也说过不会给夫人后悔的机会。”谢黎墨有些失笑,她此时就如同他哄着的一个孩子。

  云碧雪眼中所有的阴霾仿佛褪去,有了他在身边,心仿佛很容易平静下来。

  最后云碧雪被谢黎墨逗笑了,家里的氛围从压抑也变的温馨平和了。

  “走吧,夫人,厨房没菜了,今日带你去外面吃。”说着,谢黎墨先让云碧雪喝了点热水润润嗓子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