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看着远处的雨帘,思绪翻飞,想起今日之事,然后坐上了车。

  待回到家的时候,夜色已深,从车上下来,谢六将一个私人金卡明信片交到云碧雪的手上,“云小姐,我们谢少说,你若有什么困难,可以找谢少。”

  云碧雪本来要推拒,可似想到什么,伸出的手又拿了回来,将那金卡明信片放在口袋里。

  云碧雪往别墅大门内走去,刚进门,一个尖锐的女子声音道:“吆,我们大小姐回来了呀,还真是好本事,人家苏少爷不要你了,怎么又攀上了有钱人。”

  说话的女子是云碧雪的小婶杨思如,一直看不惯老爷子对云碧雪姐妹的好,逮着机会就挖苦。

  云碧雪听着杨思如说的话,心里还是一纠,苏冷寒本来算是她的未婚夫,却在云家落败后,转而和孟氏联姻。

  只是她懒得理杨思如,自从爷爷住院后,她几乎就不回家住了,要不是为了回来拿资料,她压根不进这个门。

  看着云碧雪那傲慢的样子,杨思如受不了,脸色发青的大骂,“怎么,如今长本事了,连我这个婶婶都不放在眼里,你是有本事了,有本事了,你怎么不救救云家……

  要不是你得罪人,我们云家能成这个样子吗?长了个狐媚的样子,就知道勾搭人,可惜人家不要你……

  老爷子对你那么好,你却见死不救,你这个……”

  “少说两句吧!”云碧雪的小叔坐在沙发上,听不下去,咕哝了一句。

  “吆,你这个死东西,净帮着外人,你没看她这个白眼狼是怎么对我们云家的吗?……”

  杨思如逮着机会开始大骂,她从一个豪门贵妇落魄到现在这个样子,吃穿都要减,早就受不了了,憋了一肚子火,等云碧雪回家,正好发泄。

  “思如!”沈老太太拄着拐杖从二楼下来。

  “哎呀,妈,你怎么下来了,你可要小心点,别摔着了。”杨思如立马换了个脸色,上前谄媚的扶着沈老太太。

  “碧雪呀,你回来了,哎,医院发来通知单,如今你爷爷的身子急需手术费,你也知道你爷爷最疼你,希望这次你能救你爷爷。”沈老妇人慈爱的看着云碧雪,只是那双眼睛透着精光和算计。

  “奶奶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云碧雪有些头疼,这个家她真是一刻都不想待。

  呵,她们说的好听,说是关心爷爷,却霸占着房子,什么也不表示,都是自私自利的人,说什么云家也曾是豪门世家,不能连最后这点东西都没有。

  而且她们认为眼下这种情况全是她云碧雪的错。

  如果云家的房子、车她能说了算,她都能为了爷爷的手术,拿来变卖。

  可是有沈老太,杨思如这样的人在,她自己做不了主,只能另想办法。

  沈老太太拄着拐杖敲击地面,“你能想到什么办法,是这样的,我跟秦家商量了,你长这么漂亮,如果你愿意做秦少爷的女人,秦家愿意给我们云家一个亿,正好可以救你爷爷,你爷爷对你那么好,你也不想你爷爷无法动手术吧,你也不愿意自己落个不孝的名声吧……”

  沈老太太一个个大山压来,将云碧雪也绑上道德的枷锁。

  “就是,那秦家少爷虽然重病,可也是相貌堂堂,你可是捡到宝了,还有什么不乐意的。”杨思如幸灾乐祸的道。

  云碧雪心里想笑,一亿,原来她值一亿,是不是对沈老太太来说,价钱也够高了!

  云碧雪将心中的恨和苦涩压下去,沈老太太难道以为她不知道,秦家的少爷如今可是重病之身,不良于行,听说也命不久矣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