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宅里面紧接着发生噼里啪啦的打架声,云碧雪一人单挑十多人,愣是没让任何人近的了身。

  “啊……不得了了,不得了了……”杨思如在旁边夸张的乱叫。

  沈老夫人看着一楼的景象,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,握着拐杖的手青筋有些跳起,脸色极为不好。

  “思如,打电话叫人去。”沈老夫人开口说着,目光变的阴沉无比。

  杨思如畅快的道:“云碧雪呀,云碧雪,你也有今天,怪不得人家都不要你,看看你什么样子,估计用不了多久,人家谢少也会看不上你了,哈哈……”

  “杨思如,你很得意是不是?”云碧雪看着一个个倒下的人,用手理了一下自己的发丝,虽然凌乱,却不显狼狈。

  “跟你那个娘一样,留不住男人,长的狐媚样。”看着云碧雪这张脸,杨思如想起了她那个娘,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大嫂确实是风华绝代。

  对杨思如这句话,云碧雪眼睛危险的眯起,“杨思如,你不会得意多久的。”

  就在沈老夫人调来第二批人的时候,云家紧闭的大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,一阵秋凉的寒气涌入屋子内。

  只见从门口走进一个灼灼魅色,清贵如仙的男子,带着一身肃寒之气走了进来。

  云碧雪有些微愣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谢黎墨只是看了一眼云碧雪,对身后的人道:“谢九,谢十,带少夫人离开。”

  看着身后两个面无表情的人走上来请自己离开,云碧雪有些别扭道:“黎墨,我不走,我倒要看看沈老太太是如何作威作福的。”

  谢黎墨一双精致的手揉了揉眉心,只能再次淡声道:“谢九,谢十!”

  “是,谢少”两人说完便恭敬的对云碧雪弯腰,“少夫人,请!”

  最后云碧雪几乎是被谢九谢十驾着离开的,她这才发现,自己学的跆拳道和武术,对上真正的高手是无力的。

  在云碧雪离开后,谢黎墨勾起淡樱色的唇瓣,走到沙发上坐下,身体微微向后依靠沙发背,全身透着慵懒和不羁,“不知沈老夫人是否有兴趣一起喝杯茶?”

 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,周围一片狼藉,却独独无法遮掩那一身的华贵。

  沈老夫人摸不清谢黎墨的底,只是眼中精光闪烁,“谢少如今可是我们宁安市的掌权者,可知道来云宅意味着什么?”

  “沈老夫人似乎也明白,既然是掌权者,那么有些东西自然是掌握在手里的。”

  谢黎墨全身透着贵气和自信,仿佛根本就没把沈老夫人放在眼里。

  云碧雪出来后,依然有些冰冷的看着整个别墅,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“杨梅,给我找几个人,让她们各凭本事爬上云木中的床,最好是怀上孩子。”

  沈老夫人动了她,她也不会如此发怒,可杨思如不该把主意打到自己爷爷身上。

  还有她那句话影射出自己的母亲,她怎会就此放过,她小叔虽然懦弱,但骨子里还是爱美色的,只不过被杨思如压榨久了,不敢反抗而已。

  “是!”电话里响起杨梅恭敬的声音。

  自己出事没几天,杨梅就已经从国外被调回来了,作为家族死士培养的她,各方面都很不错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