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谢黎墨关了空调,然后摇开车窗,将视线落在远处,即使是再过着急担心,这一刻也冷静理智了下来,在宁安市,他确实可以将云碧雪保护在羽翼下,不让她受一丝的委屈,不让她受记者们的困扰。

  但紫北是不是宁安市,即使他能动用力量将她保护好,那么以后呢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都要如此

  他清楚的明白,不经历风雨,很难锻炼成长,如果一直这样保护着,到谢氏总部的时候,她或许会接受不了那样一个千年的豪门。

  从她是自己夫人那一刻,他就没有给她退缩的余地,无论如何,他都要带着她一起往前走,任何情况,他都不会放手。

  想着,谢黎墨下了车,走到栏杆旁,看着一条长长的弯曲河流,陷入了深思,他双手插在口袋里,绝艳的眼中闪过幽幽黑沉的光芒,心海起伏不定。

  这一刻,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做了决定,在他暗中的保护下,让她展翅飞翔,紫北市,就当她第一个试炼的城市吧

  那里有谢氏的保护,也有周平宇,不会有生命危险,但其他别的情况,只能靠她自己去处理了。

  只有她自己亲自处理一个个突发的事情,以后才能更好的处理所有的状况,心性也会更加的坚强坚韧。

  虽然理智告诉他要这样,可是自从遇到云碧雪,他才知道有时候情感很容易占据上方,他还是忍不住愤怒和担心。

  晚上紫北市比较安静,不似白天那样喧嚣,云碧雪在谢十一的陪同下,直接进了警局,让人将闹事的人带出来,她直接审问。

  李二空,吊儿郎当的看着眼云碧雪,叼着一根草屑,歪着头看向云碧雪,“你就是那个云碧雪哼,也不怎么样,呸”

  谢十一凌厉道:“你还没资格这样跟我们少夫人说话。”

  “哈哈,少夫人,就是那个谢黎墨的老婆哈哈,紫北市,他可管不着。”

  谢十一还要再说话,被云碧雪一抬手给阻拦了,云碧雪转过旁边的高椅,一把坐了上去,瞧着腿道:“说吧,背后谁人指使,说好了,就放你走,说不好,有你受的。”

  李二空眼都倒立了起来,“怎么着,这可是警局,你还想用暴力不成,论打架,你一个女人还不是我的对手,上午就应该用木头去砸你仗着自己是豪门,还真威胁我们,告诉你,老子就是吓大的,我看你能使出什么本事,别说没人指使,就是有人指使,老子也不告诉”在李二空眼里,他在社会上混,什么没见过干过一个女人还想吓唬住他,真是痴人说梦。

  可是很快他就知道云碧雪不是吓唬他。

  云碧雪听着李二空的话,清丽的眼中闪过寒光,双脚一动,踩着高跟鞋站起身,往前垮了几步,借着前面一个越步,纵身一高,双腿横劈,带着高跟鞋的脚力直接打在了李二空的脸上。

  “碰碰”他踉跄后退几步,瞬间杯打趴在地,捂着被打麻的脸,整个人都被打蒙了,这这女人竟然是行家出手,她竟然这么厉害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