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只是看了一眼,并没让车停下来,但她打电话给孟心彤道:“心彤,我见到了陈沛,正在秋秀街135号巷口处,看起来跟乞丐一样,被一群人围攻,具体怎么做,关键看你了。”

  “我明白,大小姐。”说着,孟心彤站起身,整个人都染上了兴奋之色。

  她故意接受记者采访,从秋秀街经过,不经意下车看到了陈沛,更是不计前嫌的将她救起,简直就是光明正能量的形象呀,一对比,就看出孟心彤的好来。

  舆论再次针对了孟心妍,即使陈沛再让人厌恶,那也好歹是你母亲,你孟心妍竟然能不管不顾。

  孟心妍可真不是不管,她是有苦说不出,连自己都自身难保了,她现在见苏冷寒一面都难,她真是将宝都压在了肚子上。

  在云碧雪去了紫北市后,苏氏集团也在几十亿资金的帮助下,在周子楠这个金手指操控下,舆论变好,股票回升,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局面,也让苏冷寒颓然的神态一扫而空。

  他想到那日云碧雪说的话,还有每次从星缘经过时,都会想到那一日的场景,即使他相帮,但也明白,如今云碧雪需要的人根本就不是他,而是谢黎墨。

  犹豫了很久,苏冷寒才给谢黎墨送上了拜帖。

  政要大楼内,秘书将苏冷寒的拜帖送来,“谢少,这是苏少送来的拜帖。”

  谢黎墨手中的笔一定,字迹划出一道痕迹,他继续签字,“先放那吧”

  待下午忙完,他才打开拜帖一看,绝艳的眼中幽光一闪,想起那日自己夫人的异样,让秘书给苏冷寒打电话,定在晚上六点,旧时光茶馆见面。

  晚上六点多,两人在茶馆见面,两个让人惊艳的男子临窗而立,可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,平日比较冷清的茶馆今晚也变得格外热闹,而且来来往往,进进出出大多都是女士。

  但是谢黎墨和苏冷寒此时所想的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云碧雪。

  “谢少,那一日,我亲眼看到,星缘钻石珠宝店,拿着戒指来讽刺她,就因为她手上没戒指,虽然她表现的毫不在意,但是我想,你要是真在乎她,你在那个场合看着也是心疼的哪怕我打电话给她,她也说不想索取,她很知足,她自始至终都在维护你。”

  谢黎墨眸光一动,喝了一口茶水,淡然道:“苏冷寒,你来,是为我夫人向我抱不平的”

  苏冷寒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我知道我没有资格,因为曾经我做的连你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,可我还是看着心疼,想问你,你是真的爱她吗真心想对她吗”

  “这貌似不是苏少你该关心的范围,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。”

  苏冷寒深深的锁住谢黎墨的神色,却自始至终看不出他一丝情绪变化,这样的男人太过深沉,他对碧雪真的是真心的吗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希望她能够幸福,我错过了太多,不懂珍惜,只是希望她以后不会再受苦,不会再难过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