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黑衣女子看似无心的话,却像是对云碧雪说的。

  云碧雪看着黑衣女子,眉心微蹙,总觉得能在这个黑衣人话语里听出妒忌和敌意,但她确定不认识这个人。

  在宁安市,她也没必要为了一两句话跟人起冲突。

  云碧雪平静的缓缓开口道:“这位小姐是星缘的女老板原来懂这么多,想必你先生定然也为你准备了戒指,你才会有如此感悟,不知是哪一款我也好做个参考。”

  黑衣女子听到云碧雪反驳的这句话,脸色一变,扯了扯嘴角,僵硬的一笑,“这个就不劳云大小姐费心,毕竟你是客人,我是老板,我只需要招待好你就行了,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  云碧雪看着黑衣女子僵硬的脸色,眼眸危险的眯了眯,不再言语,然后转身离去。

  旁边几个导购小姐开始疑惑的道:“这真的是云大小姐,谢少夫人怎么看都不像,外界不是说很宠吗不会连戒指都没有吧”

  “传言都不可信,她手上也没戒指,还是自己来看的呢,谢少都没陪她,这还不说明什么”

  “难道谢少就是玩玩,别人都有机会”

  “也说不好,不过我看没婚礼没戒指,连个仪式都没有,有点不受重视。”

  “也是,云家算什么,在谢少眼里什么都不是,还当自己是个宝贝,都是媒体私下宣传出来的。”

  “姜老板,你也不用介怀,我看,谢少也是为了政治才维护好形象的,未必真这么宠自己夫人。”

  云碧雪只是离开店面,站在门口不远处,将里面几人的话都听的清清楚楚,她心里即使告诉自己不在意,但还是有一股怒火涌上心头。

  她不允许别人说谢黎墨的不是,他对自己如何,还轮不到别人在这里不屑质疑。

  还有听这几人的话,那个黑衣女子是姓姜难道是天京城的姜家姜家可是徐家的靠山,但姜家的人怎么会来宁安市

  心中有一连串的疑惑,云碧雪一时也想不明白,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手指,然后摇了摇头离开了。

  姜静姗看着云碧雪离去的背影,陷入沉思,不知为何,她看到云碧雪就很厌恶很排斥,总觉得有什么记忆从脑海里没了,仔细想却想不起来。

  虽然没见过谢少,但她想,云碧雪也不过尔尔,谢少拥有那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喜欢这样一个女人。

  姜静姗太过自信了,也许正因为她的自信让姜家最后没落下去。

  “出来吧,都走了。”

  姜静姗说完后,从侧门走出一个人,就是徐妙丹,她摘下墨镜来,对姜静姗恭敬的点了点头,“多谢姜老板。”

  “不必如此生分,徐家本就是我姜家要庇佑的家族,你也一样,这个云碧雪有什么值得你如此费心思的”

  徐妙丹勾了勾红艳的嘴唇,夹着包,脸皮一扯,道:“不是我要费心思,是有人要针对她,所以我只是出出气罢了。”

  姜静姗皱了皱眉头,理了理耳环道:“你的私人事情我不过问,但是也要保证任何事情任何行为都不能损害徐家的利益,尤其是不能对姜家有影响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