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靠在谢黎墨怀里好一会,才退开,“我可能是想多了,没事,就是做梦了。”

  谢黎墨用手摸了摸云碧雪的头,“恩,烧退了,应该就没事了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”

  云碧雪摇头,“好多了,就是身上还没力气。”她觉得很不应该,按照道理不会梦到这些,难道是前段时间压力大,一直思索关于楚菲儿的事情,所以才会做梦

  “睡一觉就好了。”说着,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身上的衣服,全身汗湿哒哒的。

  他打电话给谢十一,让她送一套衣服过来,毕竟当初带的东西都在谢十一装的箱子里。

  待谢十一将衣服送来后,谢黎墨照顾云碧雪将湿衣服换下来,又将床单换了个新的,这才上床抱着云碧雪,拍着她的后背,“睡吧。”

  躺下后,云碧雪反而很清醒,一点困意都没有了,她想了想道:“黎墨,我们回家吧,好不好”

  “怎么了,不想玩了”

  云碧雪往谢黎墨的怀里使劲拱了拱,抓住谢黎墨的睡衣,开口道:“恩,想家了。”

  “想家了,就带你回家。”

  “明天去看看妹妹,我们就回去好不好”

  看着云碧雪此时这么脆弱的样子,谢黎墨眉心都纠起来了,抱着云碧雪的腰间,从来不觉得女人这么瘦弱,他这样一抓都能抱过来,怜爱的道:“好,你说怎样就怎样,瘦了,回家将身体养一养。”

  “我想,回家应该就好了。”其实她还不习惯e国雨季的这种气候,一直下雨,待在家里好几天也是有些闷,出去玩也有些玩的太过了。

  第二天,云碧雪恢复了精神,和谢黎墨去诺尔比亚大学看妹妹,给她带了很多吃的。

  姐妹两个待到下午,要走的时候,云碧雪犹豫的对云碧露道:“碧露,若是以后你和皇逸泽有任何事情,都要跟姐说,知道吗或许姐能帮到你什么。”

  云碧露不知道自己姐姐是什么意思,以为她是担心,便一把抱住自己姐姐高兴道:“姐,你是不是说姐夫很厉害,能帮我”

  云碧雪犹豫了一下,抿了抿唇瓣道:“你若是想知道皇逸泽的身份,或许你姐夫也能查到。”

  云碧露摇了摇头,“姐,他说不让我知道,那我便不知道吧,他要是想告诉我,肯定就会告诉我的。”

  “你倒是看的很开。”

  “那是,姐,我不贪心,真的,从一开始他不搭理我,到现在他会跟我道别,会说保护我,会对我温柔说话,已经很好了,姐,你和姐夫好好过日子,妹妹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听到云碧露这句话,谢黎墨将云碧雪的身子揽在怀里,温润道:“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你姐姐。”

  待谢黎墨和云碧雪从e国坐飞机回到宁安市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,天还不亮,云碧雪回家洗刷一下,便上床睡觉了。

  还是自己家里舒服,躺在床上真是安心。

  谢黎墨洗刷完,看到云碧雪脸上灿烂的笑意,上前摸了摸她的脸,“回家心情就好了”

  “恩,住惯了家里,去哪都觉得不自在,时间短还可以,时间长了就不习惯了。”她没有发现,自己话语中,已经将这里当成了最温暖的家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