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谢黎墨修长的双腿交叠的坐着,双手轻轻的敲击着桌面,眼中闪过幽深的光芒,明明灭灭间,让人辨不清他的情绪。

  其实来e国,一方面是为了带云碧雪散心,另一方面是为了追查王千瑾的行踪,查到蛛丝马迹,毕竟那样几乎跟他持平的人物,派属下查,很难有进展。

  a国南北各自统治,这是北谢南王两大家族留下的规矩,千年来一直遵循着,但这种平衡也是表面上的,暗中两大家族也都在较劲,毕竟掌控整个a国是任何上位者都会考虑的事情。

  他从来不会小看王家,否则王氏家族也不会屹立千年不倒。

  谢黎墨不断的看电脑上的资料,一遍遍,试图找到什么线索,突然他眸光一闪,心中一动,眉心紧锁起,怎么这么巧王千瑾的行踪跟自己夫人所去的地方一样。

  王家王千瑾,他想做什么

  谢黎墨想到自己夫人,在想到王千瑾可能有的打算,他豁然站起身,眼中闪过幽深暗沉的光芒甚至都带着一丝肃杀之意。

  从和云碧雪成亲之日起,他就给自己下过承诺,定会保护她,若是连自己夫人都保护不了,他枉为人夫。

  这一刻的谢黎墨,周身都带着幽暗的气息,一股蓬勃暗沉的气息喷涌而出,不再收敛,不再温雅,而是带着一股黑暗肃杀的气焰。

  云碧雪虽然模模糊糊睡着了,可雨声噼里啪啦的响着,她还是醒了过来,伸手一摸,床边并无任何人,她睁开眼睛侧头一看,并没有谢黎墨。

  她也顾不得疲惫,想起几日前的枪击,瞬间清醒了过来,掀开被子,起身,也顾不得穿鞋,就去找谢黎墨。

  最后在书房看到了谢黎墨,她本要进去,可感觉到书房的冷气压,便没出声,只是悄悄的站在那里,看到谢黎墨幽深又冷凝的背影,有些心疼。

  这么晚了,他还在忙碌,虽然说是带她出来玩,他总会白天陪她纵容她,晚上却在自己忙碌,不知道还好,知道了,怎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,她很心疼。

  想起前段时间,自己竟然因为天热中暑,突然发现,她的体制还是不够好,她真的不能给谢黎墨拖后腿,她想帮他,想替他分担,而不是成为他的拖累。

  张了张嘴,云碧雪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说,悄悄的往回走去。

  虽然谢黎墨正在沉思,但还是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,他走出书房一看,云碧雪正赤着脚走着。

  他一下子越过去,“怎么不穿鞋就跑了出来”责备的语气中带着心疼和无奈,紧接着将她打起横抱,不让她的双脚着地。

  云碧雪低着头,双手揪着谢黎墨前胸的衣服,糯糯的道:“我只是起来没看到你,想喝点水。”

  谢黎墨内心对云碧雪怜惜又心疼,这样乖巧不懂照顾自己的她,让他怎能不心疼,他一边抱着云碧雪往卧室走去,一边低头在她额头怜爱的一吻。

  待走到卧室床边后,谢黎墨将云碧雪放下,道:“乖乖坐着,等一会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