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云碧雪喘息平复后,谢黎墨才揽着她,两人进了屋子。

  云碧雪看着整个别墅,还和那天一样,什么都没变,原来这是她的家。

  谢黎墨说带她回家,那一瞬间她眼中有些酸涩,从父母离开后,她一直渴望拥有自己的家。

  谢黎墨进了屋子,便脱下外套,云碧雪上前接过他的外套给他挂起,两人就像是真正的夫妻般那样自然。

  谢黎墨看着自己夫人的身影,凤眸带起深深的暖意。

  他解开奢华精致的袖扣,挽起衣袖,一举一动都透着高贵和优雅。

  “我去做饭,你若无聊先看会电视。”

  看着谢黎墨走进厨房的身影,还有他刚刚温润的话,云碧雪漂亮的眸子在灯光下越发柔和。

  住院这段时间吃的全是谢黎墨做的饭,她的胃口都快被养叼了。

  她换了一身家居服,然后坐在沙发上专心看起电视。

  刚打开,新闻上全是沈家和那天肇事司机的事情,新闻上还有录像取证,只不过录像里只有那个肇事司机企图故意撞车杀人的场面,并没有她的特写。

  还有那天越狱后肇事司机想和沈家同归于尽的画面。

  “越狱的肇事司机已经被绳之以网,而沈家迟迟无人回应,对事发之事闭口不谈……”播音员对视频进行解说,新闻上的沈家大门外围了一圈记者,里面确实没有人进也无人出来。

  云碧雪看着,眸光略过一层寒意,沈家敢对她动手,无非是和沈老夫人的关系。

  既然她出院了,自然要做点什么,否则太对不起沈家这个大手笔的出手不是吗?

  谢黎墨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自己的夫人坐在沙发上抱着那无尾熊有些发呆,听到电视上的新闻,闲适的一笑,“既然都知道了,想好怎么做了吗?”

  云碧雪抬头看着他手中的菜,食欲又被勾起来了,“恩,想来了,你如今处于政治风头上,别牵涉进去,我自己动手。”

  “恩,待会吃完饭,给你一份资料,想必对你有用。”他从来就不介意自己的夫人狠一点。

  吃完晚饭,云碧雪跟着谢黎墨进了书房,他将一个资料袋拿给她,然后修长精致的手指慵懒的敲击着桌面,“看完后,知道怎么做了?”

  看着资料时候,云碧雪神色有些凝重。

  看完,她点了点头,嘴角一笑,“这份资料真好!”

  这么隐秘的消息都不知道她家谢先生是怎么查到的,不过确实很有用。

  “还有那天假扮护士的女子虽然人人都说落河死去的人是她,不过我的人已经安排她到国外去了,她做事不成,有人要杀她灭口,我想她以后对你是有用的……

  所有的蛛丝马迹都指向沈家,沈老爷子的孙子沈正耀和她有情感上的瓜葛。”

  谢黎墨慵懒的说着,绝艳的眼波中带着掌控一切的魄力。

  “谢谢!”如果谢黎墨不帮她,她一样可以查到,只不过可能要费一些时间和心思,倒不如直接拿着这手资料对付沈家的好。

  谢黎墨微微起身,一只手半揽着云碧雪,几乎将她整个身体都纳入怀里,“既然谢我,夫人是不是要拿出点诚意!”

  说着,微微敛目,漂亮的淡樱色薄唇微抿,仿佛敛尽天地的风华,带着无尽的风情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