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云碧雪想到,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自己,心便不由的一暖,尤其最近他陪自己住了半个月的院,自己好了,他可是瘦了很多,心微微泛起一丝的心疼。

  沈家

  沈老爷子气的将桌子上的所有瓷器都扫到地面上,“气死我了,你们看看,看看,现在还有记者堵在我们沈家门口,蠢货,就是蠢货,都给我说说,这事是谁干的,啊……咳咳……”枉费他谋算几十年,最后沈家可别栽在了几个孩子身上,如今他还不知道被宁安市的那几个老狐狸笑话成什么样,所有人都等着看他们沈家笑话。

  “爷爷,你先别生气,这事情肯定不是我们自家人做的,或许是有人暗中害我们沈家呢。”沈老爷子的孙子沈正耀笑着上前扶住老爷子。

  “就是呀,爸,这事情肯定有误会,你别生气了,气坏了身体,是我们沈家的损失。”沈文奇也在旁边劝着,沈老爷子发了一上午的火气,也该适可而止了。

  沈老爷子努力喘息了一口气,道:“你们说的是真的?不是你们干的?”

  沈家老二沈文帆懦弱的点了点头“爸,你知道我的性子,做不出那样的事。”

  老三沈文络使劲点头道:“爸,有我吃有我花的,有美人在手,我去算计云家做什么,和我又没关系,若说云家大小姐死了,对谁有利,那肯定也不是我老三不是吗?”说着还不在乎的拿了桌子上的葡萄吃着。

  沈老爷子一看老三那吊儿郎当的样子,就气不打一处,老三以前可是最聪明的,可惜就是个私生子,所以他没法将家业传给老三。

  沈老爷子却在听了这话,心中一跳,目光多看了自己大儿子沈文奇和孙子沈正耀一眼。

  就在这时候,外面管家突然跑来道:“老爷子,外面的记者都快闯进来了,可怎么办?”

  “给我挡着,无论如何不能让她们进来!”

  却说云家在这混乱着,而谢黎墨亲自开车带云碧雪回了家。

  隔了这么久再回来,却恍若隔世的感觉,怎么看都觉得这里是家,很亲切的感觉。

  谢黎墨上前揽住云碧雪的腰身,微微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了一个吻,清润道:“怎么,夫人十多天不回家,就不记得家的样子了?”

  听着谢黎墨的调侃,再抬头对上他眼中潋滟醉人的光波,心不受控制的一动,只觉得她家谢先生此时美的惊心动魄,尤其那双眼睛几乎都带着勾魂摄魄的吸力,她神情一恍,然后踮起脚尖轻轻的吻上谢黎墨淡樱色的唇瓣。

  刚吻上后,云碧雪冷不丁的回神,耳根泛红,立马就要逃开,却被谢黎墨紧紧攥住,一只手扣着她的头,深深的吻了下来,几乎带着狂风暴雨般的吻,恨不能将她整个身体揉进骨血中。

  他的目光带着灼热和翻滚的浪潮,看着她此时有些迷离和氤氲着绯色的脸颊,心变得怜惜和柔软,吻也带着浓浓的怜爱。

  半晌后,在云碧雪快窒息的时候,谢黎墨才微微放开她,只是云碧雪只能靠在他的怀里,才能站稳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