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看着云碧雪听话的样子,谢黎墨将她往身边揽了揽,“好好睡吧。”

  云碧雪能感觉到被谢黎墨呵护的暖意,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孟心妍一直住在孟家,苏冷寒很忙,只在那天待了一天,晚上便回苏家了,不过他每天都要开车很长时间去孟家吃顿饭再回去,要不孟心妍还会闹。

  其实他觉得孟心妍住在孟家,他的父母还能轻松一些,所以宁愿自己辛苦来回多绕一些时间。

  自从孟心妍回孟家了,苏父苏母是真的很高兴,每日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,实在太累,长期失眠导致头疼,苏母也趁着这段时间去医院看了看。

  苏母瞒着自己儿子去医院看了看,医生摇头,说苏母的情况不太乐观,长期压抑和劳累,已经有抑郁症的倾向。

  苏母听到医生的话,脸色直接都白了,她才五十多岁,怎么会这样

  “你以后一定要保持好心情,不能再劳累和压抑了,对你身体不好。”

  苏母恍恍惚惚的走出医院大楼,抬头一看,日光晒着,很是刺眼,苏母一下子没适应过来,眼前一黑,然后晕了过去。

  待苏冷寒知道后,直接从孟家的饭桌上离开,开车跑到医院,看到自己母亲疲惫消瘦的躺在病床上,他落下了泪来,是他不孝,让母亲操劳了。

  坐在病床前,苏冷寒一直在反思自己,他作为儿子做的太不好了,愧对自己的父母。

  在他沉思的时候,他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响,他平复了一下情绪,才来到走廊里接电话。

  刚接电话,手机那头就传来孟心妍各种抱怨和不满的声音,“冷寒,你根本就没把我和我爸妈放在眼里,吃着饭就走了,你什么意思,啊”

  苏冷寒脸色铁青,一把把电话挂了。

  可是即使他挂断电话,孟心妍还是不断的打进来,苏冷寒接起刚想说孟心妍几句,结果还没开口,那边就传来噼里啪啦的骂声,“苏冷寒,你竟然敢挂断电话,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会小三去了,你说,你说呀是不是当我们孟家好欺负,任由你拿捏得了好处就一脚踢开这可是你苏家干的事情,可别说没干过”

  苏冷寒看着母亲消瘦病弱的样子,再听孟心妍在电话里中气十足的骂声,最后受不了了,反而很冷静的道:“孟心妍,你想怎样就怎样吧,既然你觉得我想一脚踢开,那你就在孟家待着吧”说完,苏冷寒直接关机了。

  孟心妍再怎么打电话都打不进去,脸色都变了,最近这段时间,她说什么,苏冷寒都听,她习惯作威作福了,眼下苏冷寒突然挂断电话,她心里没底,就开始虚了。

  一着急,挺着大肚子就要往外走,还是陈沛眼疾手快的拉住孟心妍,“先别着急,等等看,你肚子里还怀着苏家的孩子,他们不敢不认,要敢对不起你,我们就找记者,现在一曝光,看苏家怎么办”

  孟父也是劝道:“你妈说的对,你有肚子里的筹码,怕什么,就安心在家待着就行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