妇人死死的瞪着里面的人,恨声哭道:“银行把咱家的银行卡都给冻结了,什么都不能用了,你怎么能干杀人的勾当呢,啊……你可是毁了我们娘俩,……”

  朱全一屁股坐在地上,头脑一片空白。

  “你个糊涂的呀……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什么人,你什么人都敢杀……”她现在都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,邻里亲戚都怪许全连累了他们,天天上家来闹,自从出事后,她没吃过一顿饱饭,睡过一个安稳觉,连孩子如今也是得了惊吓。

  许全心里开始惊慌害怕,他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,“不会的,那个人答应我事成……”突然他话一顿,不能说,绝对不能说。

  妇人一惊,“你说什么?你刚刚说什么,你是不是受人指使的,啊……你说呀……”

  谢少别墅里

  谢六将大牢内的录像和声音记录拿给谢黎墨,“谢少,这是那家人说的话。”

  “背后果然有人,将医院开的证明让他夫人拿给他看,若是聪明人就知道该怎么做。”谢黎墨双手敲打着键盘,声音却带着冰寒之气。

  “是,谢少不是查出沈家人做的吗?为何?”谢六不明所以。

  “我们亲自动手的效果可是比肇事司机的口供弱多了,况且让沈家出点事,以后碧雪要动沈家,也有突破口。”谢黎墨声音如古琴般动人,但却听着让人发寒。

  谢六心中一惊,谢少可是为少夫人将什么都想到了。

  一连住了半个月,云碧雪觉得自己全身都快起茧子了,平日吃饭都是谢黎墨照顾,他每晚更是亲自陪在她身边,为了方便照顾她,医院亲自为两人安排了定级护理套房。

  她觉得自己身上应该长了些肉,不是吃就是睡,不胖才怪,而且对那天的事情,她也着急想亲自动手处理,可有谢黎墨看着,她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这一天终于可以出院了,云碧雪走出医院大门,深深的吸了口气,她以后再也不要住院了。

  “黎墨,爷爷不知道我出事的事情吧?”

  谢黎墨凤眸波光一闪,转瞬即逝,他平静的握着云碧雪的手,温柔道:“放心,爷爷没事,你就不要担心了。”

  “原来是沈家人干的呀,连医院的证明都能伪造,那手该伸的多长。”

  “就是说,沈家仗着豪门之家,就干这等勾当?”

  “朱家人可是被害惨了,被蒙在鼓里,为人卖命真是蠢。”

  “我听说朱家以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有人找上门给他一笔钱,他自然临死托个人,还能给一家老小留下点钱。”

  “就是蠢,所以被人当了冤大头,明明就是没病,这不昨天不知怎么越狱了,拿着炸药包要和沈家的人同归于尽。”

  “疑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昨天闹的沸沸扬扬,你值班没看新闻,不过你看手机,微博上都转发火了,这下也不知沈家怎么抹平。”

  ……

  听着旁边医院门口人的议论声,云碧雪眼眸一眨,睫毛一颤,抬头看向谢黎墨,发现他自始至终都很淡然平静。

  云碧雪撇了撇嘴,跟自家谢先生待了这半个多月,她早就知道他是腹黑的主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