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黎墨从走廊上走过,突然一声清脆如黄莺的声音响在走廊上“谢少!”声音带着惊喜还有迫不及待。

  本来大气也不敢出的医生护士在听到这个声音时,集体全身一抖又一颤,瞬间将目光落在不怕死的人身上。

  眼前这个女子娇小动人,纯美的如蝴蝶般,她正一步步往谢少身边走去。

  经历过昨夜黑暗的护士们,赶忙离开这个危险地带。

  谢黎墨脚步一顿,微微回头,妖娆艳丽的神色里露出一丝的不耐,只是一个目光,他便收了回来,继续往前走。

  云梦诗有些委屈的继续快跑了两步,轻软的道:“谢少,我是来看姐姐的,我给她亲爱熬了些鸡汤。”

  几个小护士眼中露出不屑的神情,一看就是个白莲花,虚伪,还来看姐姐,昨天怎么没见人多么热切?

  要叫她们看,估计是巴着谢少来的,连自己姐姐的男人都抢,真不要脸。

  往往女人最能看透女人。

  眼看云梦诗就要朝谢少身边凑,谢六一伸手挡在了云梦诗面前,淡冷道:“这位小姐,请留步,东西我拿进去就好。”

  云梦诗眉心有些皱起,手死死的拿着手中的饭盒,怔怔的看着离去人的身影,心泛起一阵阵空虚和不甘。

  “这位小姐!”谢六一如既往的保持绅士,只是眼中却有些冷厉。

  最后云梦诗只能不甘的将食盒递给谢六,有些楚楚可怜道:“那我可以进去看看姐姐吗?”

  “我们少夫人需要静养,闲杂人等一概不见!”当他眼瞎,当时在帝豪大厅里,就是这个女人故意去扶少夫人,害的少夫人第二次摔在地上。

  云梦诗脸色一白,她竟然是闲杂人等……回神后的她突然反应过来,刚刚这个人称呼什么,少夫人?

  不对,肯定不对,姐姐怎么可能是嫁给谢少了,家里人都不知道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还是说她听错了,可再想追上去时,人都已经不见了,而姐姐病房外站着两排黑衣人,谁都无法靠近。

  云梦诗只能不甘的往回走,她要赶紧回去问奶奶。

  谢六将饭盒送到病房,“少夫人,这是一个自称你妹妹的人送来的。”

  谢黎墨给云碧雪掖了掖北角,嘴角勾起一个淡漠的弧度,“扔出去。”

  云碧雪看了眼谢黎墨,突然眉目含笑道:“我这个妹妹还真是有心,不过在云家我只有一个亲妹妹在国外读书,可没别的妹妹了。”

  谢六恭敬的点了下头,将那饭盒扔到垃圾桶去了。

  大牢内

  一个穿着囚衣落魄消瘦的人被领了出去,“有人见你!”

  他瘸着腿一拐一拐的往外走,当看到铁杆门外的人时,他脸色大变,“孩子他娘,你怎么来了,你这是?“他几乎认不出人来了,她以前可是最精致美丽,如今跟乡村野妇似的,头发也有几根变白。

  “大全呀,你怎么能做出那等事呀……家里现在完了,就连孩子上街都是人人喊打呀……”妇人把这几天受的委屈开始哭诉。

  朱全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,里面闪现出慌乱,有些脱皮破烂的手紧紧抓住栏杆“他娘,我不是给你留了一笔钱吗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