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六想起昨夜森冷冰寒的谢少,心中胆寒的一颤。

  他从未见过谢少那样黑暗嗜血的一幕,昨天夜里院长给谢少跪了一夜,所有责任不当的值班护士还有医生都被停职。

  谢少为了少夫人,当天从天京城的会议上离开,回来后都不惜动用自己的职权。

  虽然对谢少有所影响,但谢家从来就不在乎这些。

  他记得谢少当时说了一句话,“我若是连自己的夫人都保护不了,何谈一身责任!”

  昨天从谢少回来后,就人人自危,总算是等到少夫人醒了,他们所有的人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  云碧雪抬头有些幽怨的看了眼谢黎墨,“怎么不让他说了,我还想听。”

  谢黎墨目光一如既往的温柔,看向云碧雪,柔声道:“好了,先喝点粥,等你出院了,什么事就知道了,所以若想了解一切,就好好养身体。”

  说着,便拿过谢六手上的煲饭盒,从里面盛了一碗粥,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勺,吹了吹,开始给云碧雪喂饭。

  谢六惊悚的睁大眼睛,这……是他认识的谢少??

  云碧雪自然也看到了谢六眼中惊悚的目光,脸上泛起一丝不自在的红润,扯了扯嘴角道:“黎墨,我手没事,我自己可以吃。”

  谢黎墨扫了谢六一眼,谢六立马识相的转身离开病房。

  谢黎墨继续手上的动作,眼中波光醉人的看着云碧雪,最后她只能张开嘴。

  当一碗粥喂完后,谢黎墨还细心的给她将嘴角擦了擦。

  云碧雪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。

  只是刚离开的谢六不一会回来了,开口道:“谢少,谢十一醒来了!”

  “谢十一醒来了吗?”云碧雪有些激动,那日要不是谢十一反应够快,第一次被货车撞击时,她们就无法活着回来了,谢十一没事她也就放心了。

  谢黎墨眸光一动,“让人守护好少夫人。”说完,便优雅起身,离开了病房。

  Vip三号病房,谢十一在看到谢少时,挣扎着要起身下床。

  “好好躺着吧,你要是有事,少夫人会担心。”谢六在旁边淡淡提醒。

  谢十六自责不已,“对不起,谢少,是属下没保护好少夫人。”出院后,她便会回谢家执掌堂请罚。

  谢黎墨一身魅色的气息带着肃冷的寒意,倾绝的眼眸闪过一丝黑沉的波涛,冰冷道:“将那天发生的事情,详细的说给我听。”

  谢十一恭敬的将那天的事情一点点说了出来,哪怕只是一个细节,她也都详细的说了出来。

  说完后,整个屋子都透着一股压抑般的沉静,谢六更是有些惊讶,少夫人危机时的应变和魄力太让人惊诧了,少夫人难道真的学过武术?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谢十一快窒息的时候,空气中的压力突然消散,“你是说,最后是苏冷寒把你们送入的医院?”

  “是的,后来进了急救室后,我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。”

  谢黎墨眼中一道危险的波光闪过,冰冷道:“这件事暂时不要让任何人知道。”说完然后跨步离开,谢六嘱咐了谢十一一两句,也跟着出去了。

  走廊上的医生和护士在惊艳于眼前谢少的风姿时,心中更多的是惊惧,从他身边走过大气都不敢出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