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耳的声音也通过电话传到谢黎墨的耳边,他如画的眉心一锁,心更是一跳,“发生什么了?”

  云碧雪努力坐正身体,紧紧的捂着头,对谢十一摇了摇头,使劲咬牙平复自己,然后对电话道:“黎墨,我没事,是前面两辆车好像出了点事情,我们先下去看看,回头再说。”

  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,然后开始打报警电话。

  前面的那辆货车车灯刺眼,往后倒,似乎要进一步的撞过来。

  谢十一此时也是受伤流血的状态,可她依然紧紧盯着前面,方向盘开始猛打,避开前面的车辆。

  “少夫人,您抓好。”

  “谢十一,我下车,我们配合好”这是一场有意的谋杀,要不死,要不就是灭了前面那辆车。”

  说完,云碧雪立马扯碎了几块碎布将头简单包扎一下,瞬间下车,在前面那辆货车已经后退憋足了劲。

  而她也几个起跑,借着旁边栏杆的力道一跃而起,扑上了货车的前顶,手中的锤子碰的一声砸碎玻璃。

  在碎玻璃一裂的瞬间,砸晕了司机,整个人翻进了驾驶室,在这紧急瞬间的几秒钟,将货车控制住。

  “刺啦……碰!”货车偏离前面谢十一车的方向,撞向旁边的栏杆,在紧急一刻,稳稳得停住。

  而云碧雪松了一口气的瞬间,手也轻颤的停了下来,整个人晕了过去。

  苏冷寒接到自己妹妹哭诉的电话,本要赶去,却在这段偏僻的路上看到了这样一幕。

  那个一跃而起,美丽的令人惊颤的女子仿佛黑色的曼陀罗花,让他心不由自主的一颤,那是云碧雪!

  三年的相处,他熟悉她的身影,却从不知道她竟然也学过武术。

  车上的孟心妍已经惊的脸色发白了,这一幕太过惊险。

  苏冷寒温雅的脸色变了变,脚底狠狠一踩,将车的速度飙到极致,飞驰了过去,赶忙下车去救云碧雪。

  将云碧雪和谢十一送到医院后,两人被直接送进了急救室。

  苏冷寒便在走廊上等待,一直都温润如玉雅致的人此时却多了几分暗沉之气。

  孟心妍受到惊吓,路上车速又那么快,吐了好几次,此时也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。

  她柔弱无依的看着苏冷寒,心中有些愤愤不平,要是平时苏冷寒早就心疼的过来安慰她,可如今他的目光全在前面的急救室上。

  她咬了咬唇瓣,有些柔弱的开口,“冷寒。”

  看到孟心妍脆弱的样子,苏冷寒眉目一软,将她揽在怀里拍了拍,“别多想,你先回去休息,我在这等会。”

  “冷寒,我们通知云碧雪的家人好不好,母亲还等着我们回家吃饭,要是知道了,会担心的。”

  她就是不想苏冷寒在这里,刚刚她真的看清楚了,苏冷寒眼中那浓烈的黑沉和担忧,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。

  看着孟心妍流泪的眼帘还有脆弱苍白的脸色,苏冷寒心里不忍,半晌后点了点头,然后拨打了云家的电话。

  孟心妍靠在苏冷寒的怀里,嘴角勾起一个笑意,待云家的云梦诗和杨思如来了后,苏冷寒这才被孟心妍拉着回去了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