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感觉到温热的力量从谢黎墨精致的手心传来,看着两个人交握的手,有一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感觉,心里泛起一阵阵暖意。

  她跟着谢黎墨的步伐往屋子走去,脚步也跟着轻快了许多,真好,他回来了,有他在才是家。

  两人一进屋子,能明显感觉到家里氛围的变化,变得欢快了许多。

  云碧雪心中也有些感慨,以前谢黎墨出差,光她在家的时候,氛围总会低沉许多,人都到齐了,就圆满了。

  而且谢黎墨说带她看礼物,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上次他送的布偶娃娃。

  心里带着期待,脸上也露出灿烂甜美的笑容。

  等回到卧室时,床榻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盒子。

  云碧雪站在门边,看着这些盒子,目光晶亮带着期待还带着小心翼翼。

  谢黎墨看着自己夫人如此小心的样子,轻笑一声,“过去看看,喜不喜欢”

  云碧雪撇了撇嘴,眉眼弯弯,甜暖的笑道:“只要是你买的,我都喜欢。”她很知足,真的很知足,能记得给她买礼物,她已经很感动了。

  从没被这样呵护珍惜过,所以更加懂得惜福。

  谢黎墨摸了摸云碧雪的头,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,“我亲自挑选的,若是喜欢就好。”谢黎墨的话中带着怜爱,也是在自己夫人面前,他的身心才能完全放松下来。

  也只有她能带给他这种微妙的感觉,让他对家也有了期待。

  云碧雪松开谢黎墨的手,跑到床榻边,开始迫不及待的拆盒子。

  谢黎墨一手插在口袋,半边身子优雅的靠在门框上,就这样含笑的看着云碧雪,目光柔和泛着潋滟琉璃的波光,醉人心神。

  云碧雪正拆着盒子,似想到什么,她动作一顿,咳嗽了一声,回头看向谢黎墨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你可不许笑话我”她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,指不定他在心里怎么消化自己呢。

  谢黎墨看着自己夫人小女孩的样子,唇瓣扬起的弧度越发绝艳倾城,“好,不笑你,这些都是你的,想怎么拆就怎么拆。”

  云碧雪撇了撇嘴,“还是笑我。”

  谢黎墨摇了摇头,走上前,坐在床榻边,开始伸手拆礼物,“我拆开给你看,这下不是笑你了。”

  云碧雪心里甜甜的,眉眼都完成了一条线,全身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幸福的光华,动人心扉。

  看的谢黎墨心神也是一荡,长久的思念几乎压制不住,他一伸手将云碧雪揽在怀里,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低头吻了下来,这一个吻带着浓烈的暗香气焰,霸道的让人只能沉溺其中。

  云碧雪在云里雾里间,身心都软化成水,只能攀附着谢黎墨,感受他传递的情意,她也是极想极想的,身心似都为他绽开。

  长久的一吻后,谢黎墨才放开云碧雪,看着她滋润的动人神采,几乎压制不住内心的海浪。

  云碧雪也是娇喘微微的靠在谢黎墨怀中,平复气息。

  谢黎墨内心失笑,都说小别胜新婚,他此刻终于体会到了,今晚他不想放开她,实在是他的夫人太过美好,让他欲罢不能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