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家宴不欢而散后,沈老太太和云碧雪来到二楼屋子里对峙,沈老太太给云碧雪倒了一杯茶。

  “碧雪呀,我知道你如今攀上了谢少,翅膀硬了,觉得奶奶拿你没办法。”

  “奶奶说笑了,以前奶奶可是说,只要我救爷爷,那么你的条件并不成立!”云碧雪面不改色的道。

  “碧雪呀,你是救了你爷爷,可我们云氏集团已经破产了,云家要想重新恢复往日的繁荣,只能靠你呀,你要知道,谢少可是外来空降到我们宁安市的,他能不能真正掌握宁安市还得一说。”

  沈老太太笑容依旧,只是眼中却精光闪现。

  云碧雪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淡淡道:“谢少如何,奶奶就不要操心了,奶奶还是操心操心自己的身体要紧。”

  逼急了她,她不介意弄残这个老太婆。

  “碧雪呀,我看你还是没把奶奶的话放在心里,奶奶听说谢少如今去天京城开会了。

  你说这要是在路上出什么事,你不也没依靠吗?

  而且能当上宁安市的市主,同样也可以被宁安市的豪门权贵赶下台,你说是不是?

  所以呀,你还是要多为云家想想,你的后台就只是云家。”

  沈老太太面不改色的说着,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云碧雪脸上。

  云碧雪再听到这样的威胁时,脸色一白,目光更是杀气一闪,她好不容易有个自己温暖的家,谁都别想破坏。

  她豁然站起身,冷笑道:“我看奶奶是老糊涂了,奶奶该知道,逼迫我的结果。”

  “你长大了,奶奶管不了你了,不过奶奶还是要以云家的利益为主,奶奶希望碧雪你好好考虑考虑。”

  从云家出来,云碧雪刚走出院子,苏冷纤就等在那里,看到她出来,挡在她面前。

  “你还没走?”

  “云碧雪,我在等你,原来以前你都是装的,我哥哥不要你就是对的。

  你这个虚伪的人,以前装模作样在我哥哥面前跟个小白兔一样,原来你骨子里心狠手辣,勾三搭四的……”

  云碧雪眉心一动,冷冷的瞪了眼苏冷纤,“我说让开!”

  “你说什么?云碧雪,你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!”

  “滚开!”声音冷厉带着迫人的寒气,一把甩开苏冷纤,云碧雪就往车的方向走。

  上了车便开始往机场而去,她的脑海里全是那老太婆的话。

  这么多年,她是了解老太婆的,什么事都能做出来,骨子里是个疯子。

  刚刚那一瞬间她真想一刀解决了这个疯子,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老太婆妄想掌控她的一切。

  谢十一开着车,云碧雪拿出手机打了一个号码。

  “喂……”一道清润如古琴般悠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。

  云碧雪心一松,听到他的声音,她就放心了。

  “夫人,怎么不说话?”

  听到电话里的低沉称呼,云碧雪心一软,唇瓣的弧度上扬,“想问问你在做什么?”

  突然一声轻笑传来,愉悦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缠眷,“夫人,不放心?”

  云碧雪有些羞赧,轻轻对着手机那边的人道:“没有,只是你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  刚说完,突然碰的一声,刺耳的撞车声响起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