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听着秦淮翎的故事,心也跟着纠起来,甚至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过去她也经历了很多艰苦的日子,却没想到秦淮翎也有这样一段故事,他的经历远比想象的多。

  一个本该是天才的人物,本该是惊才绝艳的少年,一直被众人捧着,高高在上,一帆风顺,突然有一天,他从云端跌落地面,物是人非,而且不良于行,再也站不起来。

  况且他最心爱的姑娘也变了心,离他而去,那时候的他一定是孤单是绝望的,可他却在这黑暗中坚强的活了下来,培植自己的力量和势力。

  云碧雪越听越唏嘘,以前她还有爷爷和妹妹,至少心中有一份温暖和坚持,可秦淮翎是真的几乎什么都没有。

  最终,云碧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问道:“秦淮翎,你恨吗恨这些人”

  秦淮翎干净如梨花的眼眸闪过一道暗嘲的光芒,摇头道:“不恨,恨也只恨自己,恨过去自己太傻,恨那时候的自己力量太薄弱,保护不好父亲和母亲。”

  云碧雪可是知道,秦淮翎的父亲昏睡了几年,他的母亲地位卑微,性子懦弱,而他的姑姑却很强势,利用这短短几年掌控了秦家的权利。

  云碧雪想想自己,唇瓣勾起一个淡漠的弧度,是呀,她也不恨,不恨过去伤害过她的人,因为是那些人让她认清现实,也是那些经历,让她更加坚强,但是不恨归不恨,欺负过自己的人还是要讨回来的。

  她添了一把煤炭,又看向秦淮翎道:“你以后打算把秦家的权利都夺过来”

  秦淮翎如梨花般干净的眼眸闪过琉璃的波光,道:“不,我会用秦家的名义重新建立起秦家的名望,再将秦家本该属于我的都夺过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不怕我告诉你姑姑,不怕我泄露出去”

  秦淮翎侧目认真的看向云碧雪,反问道:“你会吗”

  云碧雪哑然失笑,她确实不会,“就算不会,你也不该相信我,毕竟我是云家的人。”

  秦淮翎摇头,“不,你是谢家的人,其次,你才是云家的人。”

  云碧雪心中豁然一惊,是呀,如今她不能再以云家而居,她是谢家的人了,还是秦淮翎看的比自己透彻。

  “秦淮翎,今日多谢你相助,我一共欠了你两次人情。”

  秦淮翎目光轻转,看着火炉中幽幽的火光,有些陷入了回忆中,“其实你不欠我人情,七年前,你无意中曾帮助过我,可还记得,有一起汽车事故,你打电话报的急救电话”也正是那一个急救电话,让他活了下来,对别人可能是无意之举,对他却是很重要,他也是最近才查到那日打急救电话的人就是云碧雪,

  云碧雪一想,没太有印象,貌似自己年少时,为了救人,确实打了好几次急救电话。

  想了想,云碧雪道:“既然这样,秦淮翎,我想问你一件事情,希望你能告诉我,因为这件事对我很重要。”她想问关于楚菲儿的事情,是不是跟这个袁小姐有关。

  秦淮翎看着云碧雪认真严肃的神情,点了点头,“你说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