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芝兰玉树之姿,如落雪梨花,琼脂如玉,洁白无瑕,整个人透着纯净而又美好的气息,但那双眼睛却让人觉得阴冷寒彻。

  尤其他那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,你会觉得遍体生寒,而他整个人是坐在特制的椅子上,自始至终都缥缈虚幻的毫无存在感。

  “来来,碧雪呀,你坐在这里,秦少身体不太好,你在这里多照顾一些。”

  沈老夫人一边说着,还一边把云碧雪往秦淮翎旁边推。

  云碧雪只是温柔的笑着,“奶奶,你看你忙活的,走路都有些不稳,我还是在你身边照顾你,梦诗妹妹在家最会照顾人了,还是让她坐过去吧!”

  笑话,就算是爷爷醒了,沈老太太依然想把她送进秦家,可惜,她已经不是任人摆布的了。

  杨思如脸色一白,心中怒气大增,本想发火,可知道眼下这个场合不对,只能忍住,当时这贱丫头对梦诗动手,她还没找她算账呢。

  云梦诗牙龈一咬,有些弱弱的开口道:“奶奶,我……”

  一直不说话的秦淮翎却缓缓一笑,仿佛梨花盛开,月华之盛,“梦诗小姐,难道瞧不起我秦淮翎?”

  云梦诗不知为何,看到少年这样的笑容,心都不受控制,然后一点点坐了过去。

  苏冷纤不屑的站起身道:“沈奶奶,本来作为梦诗的朋友,我来吃顿饭,可是你看看大家都穿的很喜庆,云大小姐竟然穿黑色,还站在你身边,这看着……啧啧,还真是晦气!”语气毫不留情,更是有些尖酸刻薄。

  这话一落,众人视线落在云碧雪身上,带着审视甚至是有些厌恶。

  云碧雪早就见识到了苏冷纤的尖酸刻薄,以前没少讽刺她,当时她为了苏冷寒都一一忍受下了,可如今她怎会让她挑出毛病。

  她扯着沈老太太的衣袖一撒娇,“奶奶,爷爷都重病在床,我作为孙女难道要穿的大红大紫的庆祝吗?

  让人看了,该说我们云家多么没教养了,我知道苏小姐的哥哥就要定亲了,穿的如此红自然是庆祝炫耀了,而我们云家就不必了吧?”

  这话够毒,骂人都不带拐弯抹角的,苏冷纤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,这不是说她故意来炫耀的,说她根本不顾云家情面,不顾云老爷子的身体……

  云碧雪变了,和以前完全不一样,以前她无论怎么说,她都一副平凡淡漠的样子,可如今……

  “碰!”突然秦姑将茶杯一下子重重放在桌子上,“沈阿姨,今日您的诚意似乎不够,我想,我们还是改日再谈!”她最烦这种氛围,让她不由的想起曾经自己在婆家的日子。

  沈老太太看着秦姑脸色不好就要走,重重的敲了一下手中的拐杖“碧雪呀,我想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云家的组训。”

  面对这种赤裸裸的威胁,云碧雪挺直腰杆道:“奶奶,祖训是要家主印才能实行,难道奶奶是想告诉碧雪,你是云家家主吗?别忘了奶奶,你可是姓沈呀!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