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碧雪心中一暖,眸光温暖含笑,缓步走下楼梯,来到桌边,看着丰盛的晚饭,肚子又咕噜的叫起。

  听到自己肚子的声音,云碧雪微微有些尴尬,她中午都没吃饭,确实真的饿了。

  谢黎墨淡樱色的唇瓣微微一勾,露出倾城妖魅的弧度,将筷子摆放好,温润道:“饿了吧,去洗手,一会回来吃饭。”语气里透着温柔和纵容。

  云碧雪点了点头,眼睛却有些酸涩,原来追逐多年,其实无非就想有一个属于自己温暖的家。

  如今她拥有了,无论未来怎样,她都会努力去守护。

  吃饭的时候,谢黎墨依然很细心的给云碧雪布菜,告诉她哪些对身体好,多吃点。

  云碧雪也学着给谢黎墨夹菜,一顿饭虽然是两人的时光,倒也温馨。

  吃完晚饭,谢黎墨告诉云碧雪自己要去天京城开会,可能要去几天时间。

  云碧雪明白,宁天城历任掌权者都要在入职之前去天京城开会。

  “你平时要让谢十一跟着保护,若有什么事情可以打谢六的电话,若是都不想,也可以打我私人的号码,只是你一个人的号码。”翌日云碧雪醒来的时候,脑海里就想起昨夜睡前谢黎墨在自己耳边的话。

  一连几天,云碧雪的日子忙碌也充实,她几乎是三点一线,每日奔波在医院、老宅还有新家。

  而自从她和谢黎墨的正面消息传来,所有媒体似乎保持一致的沉寂下去。

  新闻报纸上也再没出现她云大小姐的信息,倒也让她清静了许多。

  这一天,她刚从医院出来,一个中年男子从对面走过来,他微微弯腰,“大小姐,老夫人要见你。”

  云碧雪眉心一皱,然后冷然一笑,“抱歉,刘叔,如今我很忙,待我有时间再回去见老太太。”

  经历过云氏破产,爷爷重病之后,她对那个老太太也彻底失望了。

  听到云碧雪只是称呼老太太,刘叔一怔,转而平静道:“大小姐,老夫人说,你要是用别的理由推脱,就是不顾孝道,大小姐若不怕人笑话,老夫人自然也不怕人笑话。”

  云碧雪自然听出老太太话中的威胁意味,宁安城虽然豪门权贵森严,却也格外重视孝道。

  老太太从来就不是个善茬,这么多年即使爷爷不待见她,也不得不和老太太维持婚姻。

  云碧雪眼眸危险的眯起,盯着刘叔看了一会,“今天中午我会回家一趟,毕竟要孝顺她老人家,总不能空手去。”

  不知为何,刘叔觉得如今大小姐整个人似乎跟以前不一样,被她这样盯着,他脊背都有些生寒。

  刘叔离开后,谢十一接收到云碧雪的信号,便来到云碧雪身边,“少夫人,您真的要回云家?”

  云碧雪点了点头,“鸿门宴自然要去,正好看看那个老太太耍什么手段。”

  “少夫人,谢少临走前吩咐,让属下好好保护你。”

  云碧雪点了点头,“恩,你换装待会跟我去一趟。”而她自然更是要做好准备。

  吩咐谢十一去买一些东西,云碧雪回到了西山老宅处,将自己全身装扮一番,打了一个电话,这才和谢十一动身一起去云宅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