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那个记者直接懵了,有些反应不过来,他们的高档摄影机还有话筒,他的奖金奖金。

  他愤怒的眼睛都红了,指着云碧雪大骂道:“云大小姐,跟着谢少就了不起呀,随随便便就能摔碎别人的东西,云梦诗还是你妹妹呢,你陷害你自己的妹妹,还不让人说,肯定就是你干的就是你干的”

  此记者想到要到手的奖金就这么没了,难受的紧,他平日跟着报道很多劲爆消息,得了不少钱,早已经钻进钱眼里,烧红了眼,有些不自量力了。

  所以说话也是不管不顾,倒是旁边那摄像机的,脸色大变,也不管这个记者,自己直接跑了。

  这个记者还在开口继续骂着,谢十一直接一脚踢了过去,将人给踢翻了,“不自量力,一个男人跟泼妇一样。”

  云碧雪倒不生气,但是她还是第一次听谢十一一下子说这么多话,有些惊喜,很想拍手鼓掌。

  再低头看倒在地上的男记者,她摇头叹息,确实跟个娘们似的,“问问哪家的记者,回头找找他们老板”云碧雪想的是,人不犯她,她不犯人,人若对她不敬,她也无需太好脾气。

  这就是这么多年生存得来的经验。

  只不过还没等她有所动作,宁安市的这家媒体社全部关门,而这个男记者也下岗了,他拿着简历到处应聘,都没人敢用他。

  后来其他媒体一听是他来,赶忙关上大门,生怕跟此人沾上点关系,下次关门的就成他们了。

  笑话,此人分不清东南西北,不识时务,没听说谢少宠妻吗谁都不敢惹云大小姐,这人倒好,偏偏去招惹,还破口大骂,这不是找死吗

  云碧雪知道这家媒体社被关,也是吃了一惊,想明白这是谢少帮她做的,心里甜滋滋的,一整天心情大好。

  明天就到了正月十五,街上的花灯到处都是,云碧雪和云碧露还有陆妈妈,周婶等一家人一起做汤圆,打算明天煮着吃。

  晚上谢黎墨回来,知道云碧雪和云碧露第二天要去为她们父母上坟,这里有正月十五送灯一说,也就是祭拜祖先,也要烧纸。

  谢黎墨陪着云碧雪专门去买了些花灯和祖先用的“纸钱。”亲手用金色的纸叠了一些元宝。

  云碧雪看着谢黎墨在那认真的叠元宝,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感动,“黎墨,很多人都不愿意做这些,觉得送花就行。”

  “娶了夫人你,自然要随你的风俗,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见见爸妈。”

  “嗯,爸妈看到你也会高兴的。”

  晚上,云碧雪总是做梦,脸上出汗,谢黎墨不时的给她擦汗,将她从睡梦中叫醒,安慰她一会,才让她入睡,为了照顾好云碧雪,谢黎墨可以说是一晚都没睡。

  正月十五这天下午,安慰了会有些悲伤的爷爷,谢黎墨这才开车载着姐妹来到了云家祖坟处。

  这里一片山清水秀,但是云碧雪姐妹的心中却是有些悲伤,尤其云碧露,她已经很多年没来过了。

  虽然过了很多年,但每次想起当年的事情,她们姐妹还是会难过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