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秦姑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波涛,平静道:“你也知道,如今云碧雪是谢少的人,我们秦家现在不能当出头鸟,你要是喜欢那个女人,你就等一等,等豪门联手,成了,她自然是你的。”

  秦淮翎一笑,如落雪梨花,洁白无瑕,这样的笑容让秦姑心里的黑暗一下子无法遁形,她脸色有些紧绷。

  “姑妈,谁说我喜欢云碧雪的姑妈也太能猜我的心思了,我只是在想,姑妈跟我说的这些女人,该不会回头又不能要了吧”秦淮翎如孩子般开着玩笑,但是眼神却是阴冷。

  秦姑脸色也很不好,不知为什么,每次对上这个孩子,她心里总会不安。

  可转念一想,如今秦家她大权在握,又有什么可担心的,而且她是在为秦家做事,若不是她,秦家根本就支撑不下来。

  顿了顿,秦姑道:“可是你也老大不小了,总要考虑自己的事情,尽早为我们秦家传宗接代。”

  秦淮翎的眼眸阴冷寒彻,低头看着自己的腿,淡然道:“姑妈,你看我这样,有哪个女人会不嫌弃”

  “她们若敢嫌弃,姑妈自然有办法整治。”

  “姑妈,你也就别操心了,等我遇到不嫌弃我,不是看上钱才来到我身边的人,我自然会多考虑的。”秦淮翎虽然是笑着说的,但语气里太过阴寒,让秦姑也无法再多说。

  翌日,正月初二,谢尧苍和姬琼心就要离开了,回谢氏家族去。

  对于公公婆婆要回去,云碧雪从心里有些舍不得,他们对她真的就跟亲生女儿一样,让她体会到了父母给她的关心。

  姬琼心也是不舍的离开,还是在这里,她能自由自在,谢氏规矩太多,她回去,也是不乐意的,但作为主母就必须有要承担的责任和遵守的规则。

  姬琼心将收拾好的行礼放在边上,过来抱了抱云碧雪道:“碧雪,好孩子,别难过,我们回去是要商量着给你和谢黎墨准备婚事,以后就是一家人,等你和黎墨这孩子回我们主地去,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这么早回去,也是要跟谢氏那些顽固的老头们交涉,谢氏国际婚礼,她和尧苍要给这两个孩子最好的。

  谢尧苍儒雅睿智,话并不多,只是拍了拍谢黎墨的肩膀,嘱咐他照顾好一家人,男人就该大度宽容,媳妇更是要多宠着。

  “爸,我知道,这次你和妈能争取在这过年,也是辛苦了。”他知道规矩有多严,所以才知道父母为他做的一切,心中有暖意和心疼,却说不出口。

  这就是男人间的心事,只有他们能懂。

  将谢尧苍和姬琼心送上了飞机后,等他们到了报个平安,云碧雪也放心了,一家人也开始进入了生活正规,只是有时候起床,云碧雪没看到自己婆婆,心里有些失落,还好有自己妹妹陪着倒也热闹。

  日子没过多久,警车到了云家,警察们拿着有人控告的证据,说是沈老太太和杨思如实行家暴,将云梦诗给关起来了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