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连常年跟在王少身边的人,听着王少的话,都有些心惊胆战的,将头压的很低很低,恭敬回话。

  王少一直紧盯着手中的资料,翻看这半年来关于宁安市的消息,嘴角妖冶的弧度越来越大,“原来北方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”王少将注意力一直放在南方,毕竟北谢南王,这是千年来形成的既定规律,所以互不干涉。

  王刚平之死怪不到谢家身上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是王家的人越权了,若是谢家报复回来,也算不上什么。

  而且谢黎墨是在北方宁安市,就算是搅动任何风云,都跟王家没关系。

  但是王少心里自有他上位者的思量。

  “是的,所有消息都在资料上显示了。”

  王少玉制的椅子往后一滑,他将修长的双腿搭在桌子上,幽幽道:“这个云碧雪到底有何魅力让谢氏的下人继承人如此维护。”这才是他最为关注的一点。

  对高位者来说,这种维护,就相当于将弱点暴露在对方手上,而他们都是不允许有弱点的。

  王少眯了眯眼睛,桃花眼中闪过如罂粟般妖冶的光芒,如曼陀罗花,诡异艳丽。

  “云碧雪本不起眼,是宁安市苏家不要的儿媳妇,后来被谢黎墨捧在手心。”旁边的人恭敬的回道。

  王少抱着胸,沉思一会道:“所以这才是最为让人疑惑不解的,普通豪门不要的女人,谢黎墨会要要么这个云碧雪有过人之处,要不就是谢黎墨品味特殊。”

  听着王少的话,旁边站的西服男子道:“除了这个云碧雪,谢黎墨从未和任何女人有过绯闻和接触。”

  王少听着,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显然是因为谢黎墨,而对云碧雪有了印象,这种感觉最后变得有些奇妙。

  似想到什么,王少妖冶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,带着雪般的冷寒,“王刚平不是有个女儿吗”

  “是,王妙香一直都想接近王少,在下面不断翻腾。”其实殊不知,整个王族里,无论是主家还是旁支任何人的举动,只要一查,就瞒不住王少的眼睛。

  否则千年来,王族也不会发展成如今的规模,屹立不倒,承载千年。

  “把她带来见我。”王少下达命令的声音,缥缈幽冷,嘴角一勾,似染了血色的胭脂,让人窒息。

  “是。”

  而沈老太太每天都和杨思如吵架,两个人经常厮打不断,云木中在医院,也只能是他那两个情人去照顾。

  就连过年了,杨思如也不敢松懈,逮着机会就中伤沈老太太,这个沈老太太也是奇葩,两人似乎越打越精神。

  云梦诗有些烦躁又落魄的从家里走出去,她迫切的需要找一个地方取暖,迫切的想证实自己的存在。

  勾引不到苏冷寒,她没办法,只能为她再找一条路,她看清楚了,云碧雪是利用她,根本就不会管她死活,明明知道她想接近谢少,还故意妹妹长妹妹短的。

  那天,她才知道,云碧雪什么都知道,只不过故意看她笑话,她和云碧露才是一家人,所以她要为自己找点出路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