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谢黎墨绝艳的眸光一转,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女人总喜欢被背着的感觉,似乎母亲也是。

  他低头在云碧雪额头上印下一个吻道:“只要你想,我就背你。”

  云碧雪一下子来了精神,问道:“那,如果我们都老了走不动了呢”

  谢黎墨脑海中想象出当两人都老了的时候,是不是她白发苍苍,自己也是一头白发,这种感觉很奇妙,就仿佛两个人走过一辈子的感觉。

  看着谢黎墨一直不说话,绝艳的神色有些如画般安静,她想得到的答案没有,以为谢黎墨不乐意,有些不高兴的将身子扭了过去,背对谢黎墨。

  待谢黎墨回神后,看到云碧雪背对着她,问道:“怎么困了吗要睡觉了”他并不知道刚刚云碧雪生气了。

  因为两人从在一起,就一直没吵过架,也没拌过嘴,双方都是相互理解相互包容,所以谢黎墨也没多想,更不知道云碧雪生气了。

  云碧雪没回答,谢黎墨眸光一动,微微压低身子看了眼云碧雪闭着的眼睛,似乎睡的很安稳,她可能今天也累着了,早晨起那么早,晚上睡的也不早。

  他无奈的失笑,轻轻的将被子给她盖好,将床头的灯给关了,这才重新躺下。

  云碧雪有些郁闷,谢黎墨不回答她,也不说别的,光给她盖被子,知道他是宠着自己的,可女人都这样,在乎一个人了,心思就容易特别敏感,而男子心性一般比较博大,很多事情没想那么细,更不会知道为什么女人心,海底针。

  云碧雪很久都没睡着,有些胡思乱想,他会不会不愿意回答她,会不会觉得她无理取闹,会不会觉得她总是胡思乱想

  云碧雪就在这样的纠结中入睡了,早晨起来的时候,旁边已经没有谢黎墨的身影了,虽然有时候也是这种情况,但今日不一样,今日正是云碧雪胡思乱想,心思极为敏感的时候。

  因为是腊月二十九,有很多要忙活的事情,云碧雪也跟着大家说说笑笑,并没表现出异常。

  只不过吃饭的时候,谢黎墨给她夹菜,她别扭的说了一句,“没事,你多吃点,我自己吃就行。”

  谢黎墨筷子一顿,讶异的看了眼云碧雪,自己夫人今日是怎么了可是怎么看都无法理解。

  大家倒没看出什么,也没觉得有什么,毕竟一直都是和和美美的。

  倒是云碧露了解自己姐姐,觉得姐姐可能心情不好跟姐夫闹别扭了,可不对呀,姐夫一副优雅如玉的样子,脾气也好好,难道是姐姐乱想了

  下午贴对联的时候,姬琼心让谢黎墨和云碧雪两人作伴去贴,寓意和和美美,喜庆的氛围带给两个年轻人。

  可是贴对联的时候,云碧雪也是有些闷闷的不怎么说话,谢黎墨轻叹一声,“怎么了呢看起来一整天不高兴”

  云碧雪只是撇着嘴摇头,“没有。”

  谢黎墨轻轻摸了摸她的头,给她将头发理顺,刮了刮她的鼻子,心疼道:“还说没有,看看脸色都不好,告诉我,谁欺负你了,我去找他。”对谢黎墨来说,他的夫人谁都不能欺负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