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听到谢黎墨的父亲要来,后天虽然做好心理准备,还是有些紧张起来。

  谢黎墨对姬琼心道:“母亲,看到了吗当初知道你要来,她比现在这样还紧张。”

  云碧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悄悄掐了下谢黎墨的腰,虽然是掐,但跟抚摸差不多。

  弄的谢黎墨身体一僵,尤其那柔软的触感,让他心神一荡,身体紧绷起来,最后轻叹一声,她对自己的影响是越来越大了。

  一家人商量好后,欢欢喜喜买雷花,下午买完雷花后,晚上就准备做过年的东西,饽饽,粘糕,还有一些甜点等吃的。

  腊月二十八这一天,一家人大扫除,虽然有很多佣人,但云碧雪觉得,这个年是自己唯一期待的,也是让她感觉到幸福温馨的年,所以她想自己动手。

  云碧露立马跳起上前抱住自己姐姐的脖子道:“姐,我跟你一起。”小时候,过年,沈老太太带着那些人过,她们姐妹就自己偷偷打扫小小的房间,一起干活相互安慰自我温暖。

  对云碧露来说,如今最亲的人都在身边,所以她很开心,干活也有带劲,啥都愿意动手。

  “好,一起。”

  最后,一家人都准备也开始干,佣人们干一些主要的,她们打扫一些细节,卧室等。

  可是刚忙活的差不多,外面就有按门铃的声音。

  “这都腊月二十八了,还有谁来”

  “好了,快去开门。”

  云碧露主动去门口,当开门后,看到外面一排排车队,可是惊住了,她朝里面大喊,“姐,爷爷,姬姨,你们快来看呀,好多的车停在家门口。”

  她嗓门大,刚说完,很多车开始陆陆续续下来人,拿着大包小包的礼品,一副要送礼的架势。

  云碧露啧啧称奇,知道这些人是谁后,并没给好脸色,她可是知道,这几家豪门,背后还想陷害自己姐姐。

  倒是云碧雪晕晕乎乎的,因为每个送礼的人将礼单给她看,然后对她客客气气,恭恭敬敬的,更是为自己辩解一番,貌似都跟那天和孟心妍的冲突有关。

  云碧雪含笑应对。

  她这次可是将豪门的人都见遍了。

  等送礼的人都走了,云碧露上前揉了揉自己姐姐的脸道:“姐,我帮你揉揉脸,都笑僵硬了。”

  “奇怪,这些人怎么对我这么客气。”她刚刚,就感觉跟皇上见大臣似的。

  “姐,你不知道,是姐夫帮你澄清的那些谣言,这些人有参与,都被姐夫揪出来点小把柄,他们估计想跟你求和呢”当初她可是非常气愤,要不是姐夫要处理,她真的很想劈了孟心妍,既然你说我姐害你,那我就害个够,似乎不害孟心妍,都对不起她说的话。

  而苏冷寒迟迟也不接孟心妍,可把她急坏了,尤其医院的护士医生,闲来聊起来,都对孟心妍不屑,甚至言语中很是厌恶。

  她们是真觉得孟心妍心思歹毒而且还很虚伪,装第一名媛能装那么久,也真是够本事的。

  孟心妍的火气也越来越大,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她在医院的表现,已经有人偷偷拍下来发到了网上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