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孟心妍张大嘴巴,直接反应不过来了,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,此时的神色很丑很难看。

  她有些回不过神来,不是说云碧雪那个贱人被指责被骂,她还准备继续告云碧雪

  顿了一下,孟心彤继续道:“哎呀,陈姨,网上还在议论你呢,扒拉出你过去的事情,我看了都生气,什么跟了那么多男人,那我父亲排第几呀哎,我就说不值得相信,更有人怀疑我弟弟的血脉呢”说着,孟心妍眼中冷光一闪而逝。

  当年她母亲和家族闹掰,带着所有的家当跟了她父亲,结果孟家带着母亲的财富,让陈沛母女享受,以前觉得没什么,可自从知道那些消息真相,她就不想忍了。

  陈沛心里一抖,脸色发白,一下子站起来,斥责道:“胡说八道”前段时间她快被闹疯了,怎么还没完没了。

  看着孟心彤脸上的笑意,陈沛心里打鼓,不知为何,明明以前她可以拿捏这个原夫人的女儿,可现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  况且,她心里发虚,她也不知道小儿子其实是谁的,只是当时孟西淮比较好勾搭,而且当时孟心彤的母亲性子软,好对付,她比较容易有名分,这才选了孟西淮。

  看着陈沛心虚的样子,孟心彤笑了,好戏还在后头呢。

  说完后,孟心彤高高兴兴的走了,陈沛母女却有些惊慌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而且孟心妍从醒来后,医院就开始派人不断的催促苏家,让苏家将人接走,医院的意思也是含蓄的表达了,孟心妍实在是伺候不起,你们苏家的媳妇自己接回去吧。

  哪怕我们不要住院费,也请你们都接回去吧

  苏父苏母经常被催,脸色也不好,再看自己儿子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,老两口叹了口气,现在是真真后悔,若不是孟心妍有孩子让他们高兴点,还指不定能愁成什么样子。

  最后苏母只能派家里的司机和管家去医院将人接回来,苏父苏母还有苏冷寒都没有出现过。

  孟心妍在病房,听到说苏家来接,高高兴兴的往外跑,可是当到了门口,只有一个苏家的司机和管家,她脸色瞬间青了。

  “就派这么两个人还想接我回去想的美,让苏冷寒亲自来接我。”仗着有孩子,孟心妍开始耍大牌。

  第一次来接,孟心妍不乐意,第二次苏父苏母来接,孟心妍还不乐意,只要求苏冷寒亲自接。

  闹的医院人尽皆知,苏母每天劝着自己儿子,可是自己儿子整日不见人影,几乎变成了工作狂。

  在办公室的时候,苏冷寒忙完手头的事情,会拿着手机看着云碧雪那栏字,每次想拨也都没拨。

  一晃,日子到了腊月二十七这一天了,谢少一家人是其乐融融,年货也都买齐了,还剩鞭炮和雷花。

  姬琼心高兴的提议道,今年多买雷花,放几百个。

  云老爷子也是点头,“大丫头爱看,多买多买。”

  谢少摸了摸云碧雪的头道:“别心疼钱,该买就买,后天父亲也就到了,今年是该热闹一下了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