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“呀,白莲花,怎么不哭一哭,博取同情啦”云碧露一蹦一跳的,然后围着云梦诗来回转,上上下下打量。

  小时候,云梦诗就挺有心计的,就喜欢抢云碧雪姐妹的东西,回头还主动告状,哭着说是云碧雪姐妹欺负她,当然长大了后,她学会收敛了,只不过走纯情白莲花路线了。

  云梦诗根本就不知道云碧雪和谢黎墨将云碧露接回来的,她暗自皱了皱眉眉心,拿出姐姐的派头道:“云碧露,我还是你姐姐,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”

  云碧露一副作呕的表情,“噗,呕还姐姐,我呸,就你,哪里像,哪里像”

  “你”云梦诗突然觉得这个云碧露很难缠。

  “我怎么啦哎呀呀,白莲花,你这是给谁送饭呢我还听说,你曾经想给我姐夫送饭,勾引人勾引疯了吧”切,也不看看自己啥德性

  “你你胡说八道”云梦诗的心思被人说中,羞红着脸,目光有些阴冷的看着云碧露,这是她心底的秘密,她怎会知道。

  云碧露都懒得告诉她,姐心里的话大多都会和她说,姐不戳破云梦诗,她来戳破,就是要撕破云梦诗这幅伪装的嘴脸。

  云碧露一边叉着腰,一边看笑话的说道:“哎呀,恼羞成怒了吧,被人说破了吧,不好意思了吧用不用我大喊一声呀哎呀,当日还有医生看到你想给我姐夫送饭来着”

  云梦诗心底的黑暗被激出来,大怒道:“云碧露,别忘了谢少也是我姐夫,你一口一个姐夫,难道就没那心思再说了,你都离开那么多年,肯定不知道云家现在什么样子,还是我跟大姐近你还不知道被人忘记到哪里去了”

  云碧露听不下去,一拳头打在云梦诗的脸上,噼里啪啦的拳头不断,“就你那龌龊的心思,对自己姐夫都肖想,我呸,真是恶心,用你那龌龊的心思往我身上按,真是想吐”

  打够了,云梦诗也成猪头了,云碧露这才离去。

  当天下午,云梦诗将脸处理好后,弄了个楚楚可怜的样子,去找云碧雪。

  刚走到别墅区不远处,就看到谢黎墨下车后揽着云碧雪,提着大包小包往门里走。

  她连忙跑过去,大叫:“姐姐,姐夫”那声音真是娇弱呀。

  云碧雪听着鸡皮疙瘩掉落一地,回头看向跑过来的云梦诗,蹙眉,她怎么知道一家人住这里的

  云梦诗也不看云碧雪,条件反射的将目光落在谢黎墨身上,楚楚可怜道;”姐夫,你要给我做主呀”

  谢黎墨淡淡扫了眼云梦诗,目光淡冷,抿着唇瓣不说话。

  云碧雪在心里想笑,让这个云梦诗去勾引苏冷寒,没勾引成,这是又想打黎墨的主意了

  “云梦诗你这是要让黎墨给你做主什么”她觉得其实看着白莲花演戏,还是可以丰富一下业余生活的。

  主要是这个云梦诗总是自我感觉良好,但是她那点道行,眼睛毒辣的一眼就能看清,所以她其实觉得这个云梦诗挺蠢的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