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她纠结间,身上一暖,谢黎墨给她将被子盖好,“睡吧,我会给你时间去适应,直到你哪天做好了准备。”

  其实在她身体有些僵硬的时候,他便知道她醒了。

  听到耳畔如古琴般迷人心魄的声音,云碧雪心里一暖,感激他的理解,却也愧疚自己的失职。

  一夜无话,不知何时,两人都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翌日,当谢黎墨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夫人正如八爪鱼般缠在自己身上,闻到属于她的清淡少女清香,不同于时下的香水化妆品味,反而是人体身上自然的淡香。

  云碧雪睡的正香,似乎很舒适,还动了动,谢黎墨身体一僵,轻轻的吸了口气,然后轻柔的将云碧雪的手脚拿开,给她重新盖好被子,这才悄然起身下床。

  云碧雪醒来的时候,已经九点多了,这么多日子以来,她还从来没睡的这么安稳过。

  她刚出卧室的房门,谢十一便恭敬的立在那里,“少夫人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请用餐。”

  云碧雪果然看到桌子上丰盛的早饭,并没发现谢黎墨的身影,“黎墨去哪里了?”

  “谢少有一个会议要开,看少夫人睡的很熟,吩咐不准吵醒少夫人。”

  云碧雪为他的体贴而心暖。

  吃完早饭,云碧雪直接去了医院。

  “云小姐来了!”

  “云小姐。”

  “云小姐,听说昨天云老爷子身体很好,今早应该就能醒来。”

  “云小姐先上电梯吧……”

  云碧雪眉心微蹙,今日医院的人对她态度完全来了个大转弯,跟以前完全不一样,让她一时间不太适应。

  而此时凌南辰也正在给爷爷做检查,看到云碧雪,他桃花眼光芒流转,“来了?”

  云碧雪微微一愣,眼前桃花眼的男子,大约也就二十七八的年纪,却有一张妖柔美丽的容颜,尤其嘴角挂着的笑意,更是透着潇洒不羁。

  这样的男子年纪轻轻就成为金牌医生,而他的团队似乎都听他行事,云碧雪微微有些诧异。

  凌南辰桃花眼一闪,“你爷爷无事,无需担心,过不了一会就会醒来。”

  就这样一个女人,让谢黎墨一个电话把他和团队调来,当时不解,不过看到了谢少的女人,也不算白跑一趟。

  对凌南辰表达了一声谢意,云碧雪便等在爷爷的床前。

  直到中午时分,云老爷子才醒来。

  云碧雪看到睁开眼的爷爷,几乎激动的流下泪来。

  “暖暖……”一声苍老却慈爱的声音从老爷子嘴里喊出。

  “爷爷,暖暖在呢,在呢!”云碧雪眼睛还是酸涩的忍不住掉泪。

  云老爷子努力伸手,云碧雪立马过去握住,云老爷子一动便咳嗽,“暖暖,……咳咳……忘了爷爷说的吗……暖暖不要哭。”

  云碧雪胡乱的擦了下眼泪,使劲点头,“只要爷爷好好的,暖暖就不哭。”

  “爷爷住院后,你奶奶她们可是为难你了?”说着,云老爷子的语气里透着威严还一丝怒气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