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听着皇逸泽的话,季之夜惊呼一声道:“不会吧,e国禁严,她拿来的本事能离开e国,跑回家啧啧,了不得”

  似想到什么,突然,季之夜大惊失色道:“喂,我说皇少,该不会这丫头有了不得的后台吧,还贫困生,竟然耍着我们玩瓯,实在是心脏受不了了”

  “哎呀,那丫头难道忘记你了不再追你,可别呀,你看你,都怪你不回应,吓着人家云碧露了,奥奥,对了,我还听说给你送饺子那天晚上,有人大刺刺的追云碧露呢难得呀,终于有人有眼光,看到云碧露那丫头的好了”

  季之夜外人面前,装深沉冷酷,可在皇逸泽面前,说起话来停不下来,唠唠叨叨,几乎没完没了。

  皇逸泽一个幽冷的眼神扫过来,季之夜立马闭了嘴,他不说了,不能再说了,再说,都能感觉皇少能把他扔出去。

  云碧雪、谢黎墨还有云碧露下了飞机,已经到了晚上。

  “碧露,今晚太晚了,爷爷估计睡了,明天再带你去看爷爷,先跟姐姐回家。”

  云碧露自然知道是回姐姐、姐夫的家,而不是云家,高兴的挽着云碧雪道:“恩,回家。”姐姐的家,就是她在宁安市安身的地方。

  谢黎墨看着云碧露道:“以后,就算是你嫁人了,我和你姐,也会是你的娘家人。”

  谢黎墨的意思是,你以后嫁人,若被欺负,我们也能给你做主。

  云碧露听着这句话,眼睛酸酸的,真好,替姐姐高兴,心里也跟着很暖,不过想到嫁人,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皇逸泽。

  貌似自己离开的时候,忘了去跟他告别,哎,算了吧,他估计也不一定愿意见到她。

  所以云碧露也不纠结有没有跟皇逸泽告别。

  走出机场外,谢六已经等候在那,开着车直接将人拉到了谢黎墨的别墅里。

  姬琼心和云老爷子还有陆妈妈都等在别墅门口,张望着。

  云碧露在车上就看到苍老的爷爷还有消瘦几乎认不出的陆妈妈,心里酸涩,眼泪不断流,就算是内心再坚强,她也是想家的。

  下了车,云碧雪拉着云碧露的手往门口走去,谢黎墨跟在身后。

  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云碧露哽咽的说道,她出国的时候,爷爷身体还硬朗,白头发只冒出了几根,可是现在爷爷头发都白了,腰也弯了,还拄着拐杖,她是真的意识到,原来爷爷老了。

  “好,好,回来了就好。”云老爷子也是眼圈红红的,两个宝贝孙女,他都疼,只不过疼的方式不一样,碧露这丫头,从小就跟男孩子那样野,所以他对她格外严厉,也是没办法才送到国外,让这丫头吃了不少苦,他心里也疼的慌,想念的紧。

  但平日却不敢表现,就怕被有人知道,找到碧露,反而害了碧露。

  “陆妈妈”

  “好孩子,瘦了,也长大了。”陆妈妈擦了擦模糊的眼泪,真是心疼这两个孩子。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