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想想自己的妹妹,云碧雪心里就充满了力量,“你以前不是问过我,在云家那样的环境,为何还能保持本心的成长,因为爷爷和妹妹,尤其妹妹是我心中最暖最暖的力量。”

  “嗯。”谢少安静的拍着云碧雪的后背,在她需要的时候,他会一直陪着她,听她说。

  他能想象到,当初两个姐妹相依为命的场景。

  “初中,妹妹正是叛逆期,一回家,看到沈老太太和杨思如对我脸色不好,或者说我什么,她就会抱打不平,经常吵架,有一次把沈老太太推到,那个沈老妖婆故意住院,陷害我妹妹,为了保护我妹妹,我和爷爷只能将她送到国外。”

  说到这里,云碧雪突然停了下来,声音带着哽咽,眼泪一滴滴落下来,怎么也说不下去。

  谢黎墨摸着她的头,低头一点点吻去她的眼泪,“好了,别说了,马上就可以看到妹妹,该高兴,她要是看到你哭,也会难过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在谢黎墨的温柔下,云碧雪将情绪控制好。

  无论多少年过去,她都记得,把妹妹送到国外的场景,那时,机场外,妹妹还小,抱着自己,大哭,“姐姐,我听话,我不走,我不要去国外,我走了,她们就一直欺负你呜呜姐姐,求你了,不要让我走,不要送我到国外”

  她那会死命的咬着唇,逼着自己狠心,她也不舍,可是妹妹不走,沈老妖婆就要损害妹妹名声,甚至有可能要被管教。

  最后好说歹说,她会去看她,妹妹才上了飞机,临上飞机时,她还说,“姐,你等我长大,我有能力了,看我不打的那些人哭着求饶。”

  “好,我等妹妹长大。”就是妹妹那句话,让自己一直一直努力坚持,等妹妹长大。

  一晃这么多年了,她妹妹已经十七岁了,为了不让有人人将主意力放在妹妹身上,她不敢在任何人面前提自己的妹妹。

  她感激谢黎墨,陪自己来这一趟。

  下了飞机,云碧雪张开双手,对着空气深深吸一口气,然后高兴的转了一圈,“e国,我来了。”

  飞机所停的地方离诺尔哈林大学很近。

  看着专门来接他们的人,云碧雪有些奇怪,难道谢家在e国也是有人

  不一会,便到了学校门外,诺儿哈林大学是e国首屈一指的大学,在国际上排名前十,各国的名人后代有权有势的话,都会绞尽脑汁把孩子送进这所学校。

  即使是这样,诺儿哈林大学的入学考核也是极为严格,当时她还担心,但没想到妹妹在e国高中很拼命,学习不错,入大学考核的时候,竟然过了,现在拿奖学金,都能自力更生,自己每次给她寄钱,她都会劝自己,“姐,我自己能赚钱,你留着钱好好打扮自己,找个很好的姐夫宠着,我也就能放心了。”

  谢黎墨看着非常热闹的学校门口,微微奇怪,“你妹妹没出来”

  “我没告诉她,我们去找她,给她个惊喜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