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
  云碧雪哭完后,觉得整个人身心都轻松了许多,以前她不敢哭,也不能哭,因为哭也没人会安慰你。

  记得以前在云家,她也哭过,当时沈老太太和杨思如对她冷嘲热讽,“就知道哭,这个家可没谁对不起你。”

  “哼,要哭出去哭,别在这碍眼”

  “真难看”

  那些话很难听,后来她才明白,只有最亲的人,爱你的人,才会在你哭的时候安慰你,心疼你。

  那些不爱你的人,你哭,他们只会厌烦,更不会同情你。

  所以她遇到事情,都不会流泪了,只会坚强的去面对去处理,因为眼泪廉价,只会让外人看笑话。

  可是今日,她哭的时候,看着谢黎墨眼中心疼的光芒,才知道,她还是有人疼的,这种感觉真好,她如今不孤单了。

  谢黎墨轻叹一声,给云碧雪擦了擦眼泪道:“以后想哭就哭,我就在你身边,恩”谢黎墨的声音如古琴般悠扬动人,话语中更是透着浓浓的怜惜和心疼。

  云碧雪点头,“恩。”说着也是泪光点点,这次是感动的,她心里暖。

  谢黎墨接着打了个电话,道:“让人进来吧”

  紧接着,从门外走进一个妇人,大约五十多岁的年纪,身高不高,有些消瘦,头发一半都白了,但是目光慈爱和善。

  云碧雪一下子站起来,有些激动颤抖的道:“陆妈妈”

  妇人也是激动的双手紧握,上前道:“大小姐”叫着,眼睛露出思念的光芒。

  “陆妈妈。”说着,云碧雪就一把抱住妇人,这是跟着她母亲,一直照顾她母亲的人,然后也跟着照顾她,一生都为她们付出,疼她爱她,可是后来母亲去了后,沈老太太和杨思如趁她和爷爷不在家的时候,将陆妈妈赶走了,那时候她小,哭了好几天,跑到街上来回转悠,每天等在家门口,都找不到人。

  “大小姐,大小姐都长这么大了,漂亮好看,夫人要是知道,该是多么高兴。”

  谢黎墨借故出去,将空间留给两人,云碧雪和陆妈妈叙旧,才知道,当年杨思如将陆妈妈弄到国外去了,陆妈妈过的也挺苦,因为没钱,也没法回国,日日思念她,担心她,却也没办法,一直偷偷的打工攒钱,想攒够票钱回国,可是每次钱都会被杨思如安排的人给抢走。

  但是她没放弃,一直坚持,也是这十多年的清苦日子,让她消瘦,老的很快。

  陆妈妈是真的疼云碧雪,她没成家,一直都跟着云碧雪的母亲,也是看着云碧雪出生,成长,对她来说,云碧雪就是她的孩子。

  两人叙旧,云碧雪很高兴,以后她要给陆妈妈养老。

  就像小时候一样,她可以在陆妈妈身边撒娇,陆妈妈也宠着她,她才知道,这春天慕斯是陆妈妈做的。

  云碧雪感动谢黎墨为自己做的一切。

  “谢少很好,碧雪呀,你跟着谢少,陆妈妈也可以安心了,要是你母亲能知道,也会高兴的。”

  云碧雪也很知足的道:“恩,陆妈妈,他很好,对我也很好。”00收集并整理,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